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十方”|策展人沈宸:为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而作寄语-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3-29 127 次浏览
“十方”|策展人沈宸:为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而作 寄语-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

沈宸丨Shen Chen
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政治法学学士,
香港中文大学新媒体理学硕士,匡溪艺术学院摄影艺术硕士
北京三影堂艺术中心策展人
为 “十方: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 而作
偏居北京五环外一隅的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是由中国当代著名的摄影艺术家荣荣和他的妻子、日本著名摄影艺术家映里于 2007 年 6 月共同创办的国内首家专注于当代摄影艺术的民间艺术机构。有感于当时国内缺少面向青年艺术创作群体的摄影推广和展示平台,荣荣和映里发起了三影堂摄影奖这一“旨在在不断涌现的摄影艺术新潮流中,选取具有独立精神和艺术潜质的艺术家及作品,考查、梳理和研究中国当代摄影,将中国当代的新锐摄影介绍给广大公众,进而推动中国当代摄影的发展”的奖项平台。
以 2008 年 4 位年轻摄影艺术家 (阿斗、蔡东东、卢彦鹏、丘)参加的群展“外象”为契机,三影堂从2008 年开始向社会公众发布公告,进行三影堂摄影奖评选及展览稿件的征集。在三影堂各合作机构及社会各界的支持下,2008—2009 年度的评选和展览活动得到了众多的摄影艺术家的积极响应,并以“临点”为题,三影堂成功地举办了首届摄影奖展览。

(2008-2009年首届三影堂摄影奖大合影)
历经“临点”“交汇”“万相”“跨越”“实相”“无相”“离相”“无量”“寓言”“起承”,三影堂摄影奖在这十年里,共发掘了超过 200 位摄影师及艺术家。
历经十年,曾经的参展艺术家们已在相关领域中取得了各自的长远发展。此次“十方: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邀请曾参与三影堂摄影奖并仍活跃于中国当代摄影和当代艺术中的青年艺术家,重新集结并展现他们各自近期的创作与实践。

接下来,本文将通过部分例子,希望以不同的视角,为观众 / 读者提供进入这些艺术家所进行的工作的切口,但其目的并非要类型化和标签化各位艺术家的创作。实际上,很多艺术家的实践对摄影触及的问题从多个面向上均有所涉及与互指。
正如摄影的英文单词“Photography”的词源所指示的,摄影首要是关于光的技术和艺术。若以 1839 年具有广泛实用意义的达盖尔银版摄影法为开端,摄影的显影和感光材料于一百多年间已历经各种发展和变化。尤以理查德·利奇·马多克斯发明的明胶银盐工艺、Kodak 公司发明的彩色胶片为代表,塑造了前数字时代的主要摄影工业形态。在当下,数字摄影(尤其在智能手机的推波助澜之下)已成功地取代传统胶片摄影成为主流。但这一情况,反而为部分艺术家重新审视模拟摄影遗留的问题和蕴藏的潜能提供了契机。沈凌昊的《剩余物》系列中展现的抽象图像,是艺术家在扫描过去拍摄的底片过程中发现的一些冲印失误以及无法被归类的图像。本身为留下事物形象和记忆被发明的摄影,此时却成为无法被辨明的图像以及无法被追溯的记忆,这些没有明确意涵所指的图像成了失效的产物,亦成为“时间的剩余物”。而陈萧伊的《Recurrence》则从胶片的二维图像空间轻轻逃逸,仍以胶片为物质平面张悉妮 ,却同时间与尘埃进行了合谋。这些漆黑的胶片并未被用来完成自己感光的使命,反而日积月累地拥抱了灰尘留下的痕迹,在艺术家扫描后点缀出一方幻如宇宙的真假时空。孙彦初的《光影》则从胶片的平面中全然跳脱出来,意识到胶片是作为形塑光影的“中间物”。这里的中间物既是首次“为光留影”的必然产物,也是再次“为光投影”的必要条件。通过精心控制光的入射位置及角度,以及摆弄塑造半透明胶片的形态,艺术家重又使得墙上的投射还原了胶片上的光影印相。

沈凌昊,《剩余物》系列,2017

陈萧伊,《Recurrence》,2017
孙彦初,《无题-光影》NO.2 ,出自《光影》系列,2016
与上面几位探讨了胶片的物质性及相关问题的艺术家不同,还有一些艺术家则从作为物质实体及材料的摄影照片入手,有意识地对这一媒介的本质属性进行了利用和解构。蔡东东以冲洗的旧照以及从二手市场淘取的老照片为基础,提取出那些看似无用的“废片”,以原作为“画布”,以刻刀与手指为“笔”对其加以再创作端脑第二季。通过“折磨”、刺穿、形变、移除照片中的部分图像及附属信息,配合以具有“误导”性的标题,使这些几乎成为雕塑的照片原本所负累的信息被改写,并被重塑为新的意义空间。在此次展出的《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度过》(《向晚六章》第一章第二节)中,陈哲将一系列自己拍摄的照片与各有所指的挪用图像并置。艺术家对来源不同的照片采用了不同的特定装裱形态,却并非意在把玩不同的材料,而是为这些不同的物质赋予精神联结; 此外,四组黑色的金属架,好似巨大的相框又如同珍物柜,含蓄地为观者提供了体验“黄昏”时四种心理状态的入口,并使得呈现的对象不再是某一幅特定的图像,而是一整组图像内部自由而有序的流动关系涛声依旧简谱。
蔡东东,《障碍》,2018

陈哲,《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度过》,出自《向晚六章》第一章第二节,2017
归功于摄影形象化刻记外部世界的能力,摄影从发明之初便成为人类用以记录和讲述人类文化记忆的重要工具。然而以单帧为基本单位的摄影,其所谓的“纪实”或“叙事”能力实际上又充满了极大的含混和不确定性,极易在图像实际使用者赋予的杂讯和上下文的影响下产生“歧义”。
基于此种特点,展览中的部分艺术家创作了基于“事实”与“虚构”之间的摄影叙事,并重新审视了关于摄影的纪实传统。在《东岛博物志》和《大连幻景》两则基于地点并以历史往事为出发点的半虚构艺术项目中,艺术家程新皓和杨圆圆分别对“博物学背后的知识逻辑”以及“何为故乡”两个话题进行了探讨。尽管两组作品背后所试图发问的对象极为不同,但相似地,艺术家们通过使用文本、声音、录像、装置乃至行为表演,使摄影照片成为整个叙事结构中的其中一环,通过材料间的互文策略,对他们意在触及的艰深问题进行了回应。
程新皓二十八星瓢虫,《南丘1号》,出自《东岛博物志》系列,2017

杨圆圆,《人群 — 螺旋 A》,出自《大连幻景》系列,2017,作品提供:艺术家与艾可画廊
与上述艺术家采取的策略有所不同,张晓在作品《萌萌》中虚构了一个关于真实存在于艺术家故乡烟台的名为“萌萌”的青年形象。在这组作品中,张晓将自己拍摄的照片,以及挪用自萌萌拍摄并发布在手机社交网络上(从画面质量到内容都极为粗粝)的照片、文字、视频、网络流行热图、段子等混淆在一起,时而塑造两者的对话西街棺材铺,时而重合两位“作者”的身份,以半自传体的方式讲述了属于这个大时代之下的小城故事。
张晓,《死兔子》,出自《萌萌》系列,2017
与摄影的记录能力相关,(作为行为的)摄影及(作为行为产物的)照片常常同所谓“记忆”“回忆”等概念相连,并以拍摄者和被拍摄者的关系为基础,成为人与人之间关系存在的证据。在参展的艺术家中,病女、戴建勇、林志鹏以及良秀等,从爱情、亲情、友情以及自我关系等不同向度上,展露出摄影在处理个体、主观、私密等话题中所具备的惊人潜能。
病女,《*》,出自《爱情》系列,2018
戴建勇豆奶温泉,《朱凤娟》系列,2016-2018
林志鹏(编号223),《暗夜灰烬》,2017
良秀,《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出自《如是我火》系列,2017
在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中,摄影不仅成为记录关系的媒介,更成为推进关系发展的催化剂。有趣的是,展览中的另一些艺术家则从相反的角度,对摄影与“记忆”“关系”等话题进行了反思和解构。九口走召的《Proof》系列使用了热敏纸作为承载照片的媒介刘羽禅。这种常用于打印购物小票的纸张会在温度的变化中,缓慢又在某种意义上迅速地(与专门用于照片打印的纸张相比)使附着其上的信息(图像或文字)消失。艺术家使用这一日常材料,直截了当地对摄影作为记忆证据的可靠性提出了质疑。许力静在《W&W AM I》中,邀请熟人乃至陌生人取代摄影师本人按下照相机快门,并让他们签署包含了姓名、性别、国籍、职业、邮箱等信息在内的图像使用协议。在这一行为中,艺术家、采访对象乃至观众之间都塑造起了某种关联并使彼此之间产生了某种程度的进一步了解。但我们也可以得出相反的结论,去质疑这种以拍摄建构起的临时性关系及其联结能够到达的深度。张文心的《内存腐蚀》则将自己于过往旅程中拍摄的照片作为贴图,通过 3D 软件对其中的场景进行还原式建模,并使虚拟人取代本人回溯了其记忆中的行为,从而将真实世界中的时间体验挪移到虚构的人物身上。然而一旦剥离这些残留了现实世界物质痕迹的照片,虚拟人的行为亦将陷入虚无当中。于此,我们或许可以发问,到底是我们以照片保留了记忆,还是记忆通过照片塑造了我们?
九口走召,《Proof5》,出自《Proof》系列,2015-2017
许力静,《MAIMANA》烟台潮汐表,阎妮出自《W&W AM I》系列,2017

张文心,《内存腐蚀》(视频),2017,6 分47 秒
在记录个体的私密记忆之外x-龙时代,摄影师也常常介入全球化图景之下更为广泛的社会文化等议题的讨论当中。但全球化作为一种将一切事物标准化的力量,也使得不同国别、区域的文化内涵及独特性受到威胁。由此,一种基于“本土化”或“在地性”的创作和争辩也应运而生。
尤其是在此次展览中,我们看到了中国摄影师们一系列“摄影中国”的实践。实践的方式之一,是直面中国人的生活日常: 冯立和黄晓亮的作品都以当下剧烈变迁的中国都市为背景。前者游击于成都的大街小巷,以闪光化作投枪,每每径直刺穿现实的荒诞,给人呈现淋漓的“血色”; 后者隐匿在无名的街头巷陌,守候于华灯与氤氲初现之时,静看芸芸人间烟火。
冯立,《一树梨花》,出自《白夜》系列,2018
黄晓亮,《Untitled #20150509》,出自《东窗》系列,2015
实践的方式之二,是遨游当下的中国: “回家”之后,木格整装出发,“沿墙而行”,远离了与现代化赛跑的大城市,以苦行僧的方式走过 128658 公里的路程。在他的大画幅照片中,苍凉的北国风光成为被时代遗忘的“肖像”,满脸皱纹的面容成为藏匿失落记忆的“风景”。
实践的方式之三,是重思独属中国人的精神向度: 塔可在继《诗山河考》和《碑碌——黄易计划》之后,将目光和兴趣转向对道教中“连接人类世界和神仙居所”的“洞天”概念的研究。以对古典文籍的研读为前提,塔可开始了一段参访中国历史中洞天福地以及人造洞穴的行旅,并以他一贯诗意的黑白摄影语言,探讨我们的现实世界同神话、历史时空之间的复杂关系。
木格,《通向村子里的新婚之路》,出自《沿墙而行》系列,2014-2017
塔可 ,《洞》系列,2018
“十方: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试图以一种非编年史的架构展现当下中国青年创作群体于过去十年来进行的摄影艺术多元实践李忠堂,亦是对三影堂摄影奖十年来工作的回顾和总结。然而展览并非想要也无意去塑造一个事无巨细地涵盖中国当代摄影实践的所谓全景样貌,而是以 38 个个体的视角,去展现这些摄影师和艺术家各自的成长和他们自身的关切。
同时,邀请观众以一种超越对摄影静态定义的理解去沉思作品带给我们的视觉感受;也提供一个现场,使观众去理解中国摄影师和艺术家们通过摄影这一媒介所进行的工作、前行的方向、推动的边界。

(2018十方: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开幕现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一奖项面向的是中国的摄影艺术创作群体,但其始终秉持着学术性、公平性、国际性的原则。每一届入围艺术家及最终大奖得主的诞生都是在世界各国顶级美术馆的总监、策展人、艺术史家以及领域内最重要的摄影艺术家的共同投票下产生的。因而,三影堂摄影奖也可说是世界艺术界、摄影界对于中国摄影发展的共同见证与希冀。
从本质上来讲,艺术事关求知欲、好奇心,是对美的向往,是同世界构筑连接的冲动,是对陈规旧俗的质疑和挑战,以及对人性的审问和自我的追索。若此,艺术与摄影就不会终结,我们对未来还可有所期待。
正如展览题目“十方”所暗示的,这些艺术家来自中国乃至世界各地,他们注目的世界是关于过去、当下与未来的。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亦将秉持初心,与各方一道,继续支持中国青年摄影师和艺术家群体的创作和发展。让我们共同见证下一个十年的到来!
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画册

画册为“十方: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同名展览而作,遴选过往十届三影堂摄影奖中最具代表性的青年艺术家,集中呈现了他们的全新创作。
画册封面采用丝光棉布面精装,限量发行1000本,每本带独立编号,原价698元,现优惠售价580元!书内收录了凯伦·史密斯、顾铮、饭泽耕太郎、蔡萌等国际国内专家为本次展览撰写的学术文章,附录38位参展艺术家简历及历届三影堂摄影奖国际评委精选文章。
购买方式:淘宝口令:【现货《 “十方: 三影堂摄影奖十周年特展” 展览画册 》】,復·制这段描述€SOQX0yhSWij€后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