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土猫太丑,不养!”-co博士

全部文章 admin 2019-11-11 79 次浏览
“土猫太丑,不养!”-co博士

已获“爱猫(微信号:aimao1024)”授权
最近,和一个朋友在星巴克聊天,自然说到了猫...
“土猫太丑了,还是品种猫好看。”朋友如此说。
谁都有这么一两个朋友,“喜欢品种猫望洋兴叹造句,不喜欢田园猫”,可以理解...
土猫并不土,这里的“土”原本指本土的意思,后来却被有些人曲解成“土气”...
但田园猫真的一点都不土,一点都不丑好吗?
颜值也可以超帅了的!!
不信可以看......


说到田园猫,必须是狸花呀!!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菜菜子,男,一岁,因为是买菜的时候捡到的,所以就叫菜菜子了!
然后我要跟大家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某天我买菜归来听到花坛里喵喵叫,过去一看……

大概就是这样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我走过去它也不跑,十分傻逼呆呆的看着我!
到处看了一下也没有大猫和其他的小猫……
就伸手一招呼它……

就这么呆呆的斜线跑过来了!还一路哀嚎!跟翻身农奴见了解放军一样……
我……
于是就拎回家了......

小巧迷人的天线尾巴,十分可爱!直指青天,因为尾巴不会摆动所以无法保持平衡……
跑起来虽然很努力但永远是走斜线……
洗完澡检查了一下发现没啥问题,就是有点跳蚤,一个个的捏死了!眼睛蓝膜还没褪,牙齿出了一点尖尖吧......
就是太瘦了,直接吃猫粮怕它不消化,于是就去买了猫奶粉和注射器,准备先喂奶试试......

颜值高不高?你看那小手小条纹小眉毛,还有那矜持的嘴角!
每天隔2小时左右喂一次奶,果然茁壮成长了......
不看它没事,只要出现眼神交流丫就会喵喵喵喵喵喵个不停,看来是憋了一肚子话想跟我讲?

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
然后就要开始喵喵喵喵喵喵喵喵魔音贯耳……

住单间期间拍摄的硬照!
左边那个毛毛的是个毛绒手机座,怕它觉得寂寞放到单间里陪它……
这个时候已经重了很多,白白胖胖的一天到晚在箱子里闹个不停,是时候要放它出来了......

脱离贵宾单间奔向自由的菜菜子,值得纪念的一天。大眼睛红鼻头!美!
完全没有身为野生动物(?)的自觉,可能打从心底就觉得自己天生是宠物猫……
完全不怕生,不怕人,随便玩……
由于吃穿不愁,所以还越发懒散了起来……

赏心悦目的肚皮,透着淡淡的粉色……
越发越发的懒散起来……

黑白照显气质……
开始越来越活泼好动,哪里脏往哪里钻!

完全不知道它对我有什么意见!叛逆期吗?!
不过你看这大长腿!猫中小栗旬!用事实告诉你什么叫脖子以下开叉全是腿!

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脱离了我的控制……
某天我妈说家里闹老鼠,非让我把猫借给她……
于是我只好把菜菜子送过去了……
之后一直很忙,过啦好几个月回家后!!!
发现!!!!
高能预警!!!!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好吧!!!!

??!!!
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胖成了这样???!神之禁典!!
那个曾经的少年呢??!!!

所以,再帅的猫也不能给妈妈养!!
血泪史啊!!!

via:知乎@李二九

可以非常非常高。
微博@酥饼大人。
纯白的毛色,蓝色的眼睛简直美cry。


好多人说饼饼表情不够丰富,其实是我存的图不多啊_(:з」∠)_
再更新一波好了。
我不是饼饼的铲屎官,只是因为是它的脑残粉所以喂大家吃安利( ′ ▽ ` )...
霸道总裁饼

接客小妹饼

会皱眉的无辜可怜饼

邪魅冷酷饼

从正太饼变成迷之微笑的大叔饼,吃得没了脖子。

这是酥饼刚被捡回来的丑照。
当时的它,瘦瘦小小的,浑身都是寄生虫和猫癣,但在铲屎官的悉心照顾下,生活变得越来越滋润,颜值也一路上升。我14年五月去上海看过它,性格伶俐得像狗一样,听见动静就往外跑。听工作室的阿姨说,它能听出铲屎官的车的声响,然后提前到门口迎接。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咱们用爱温暖它们,也一样能得到温暖的回报。

via:知乎@花花花SN

先来一张艺术照......

去年12月11日,我去楼下车库换灯泡的时候遇到了这只小东西,随便逗了逗它,没想到就一直跟着我上了六楼。
我准备开门,它就坐在楼梯转角看着我,把门留了一条缝,它就跟着我进了屋。
小家伙东张张西望望,找到个纸盒子就很乖巧地钻进去了,看我的眼神是这样的。

当时就觉得这小猫长得不赖谍影无痕,还懂规矩,能养。
那会儿时间也不早了,怕它冷就找了条毛巾盖在纸盒子上头,一夜无话。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劲,掀开被窝一看......

想给它喂点吃的,奈何人家完全不感兴趣,闻了闻一扭头就跑去喝生鱼汤了。

看在它长得可爱的份上,第二天我还是去超市买了猫粮和罐头,带它去宠物医院洗澡除虫balabala,准备把它圈养了。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这些照片。
这曾经是它最喜欢蹲着的地方。

小家伙爱撒娇,经常跳到我身上求抚摸。

明显可以看到它越来越胖了~

来给大爷笑一个~

过年的时候还给它买过一件衣服贾长松,穿上去萌萌哒。

前几天发现它一块皮肤发红以为是猫藓,紧张了几天才发现是这家伙自己挠的…
我之前从来没有养过宠物,也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养一只小猫。它就这样突然闯进了我的生活里,给我带来很多从未有过的新鲜体验。
这样的日子仍然在继续。

via:知乎@BlueWren

字不重要,看图??.????




via:知乎@庄生晓梦迷蝴蝶

颜值最高不是我家主子吗?!!

随便一张都是颜值满分啊哈哈~~

现在彬(pò)彬(bù)有(jí)礼(dài)地奉上主子日常倾国倾城的照片)——这是正准备跳上来袭击我的主子:

这是玩躲猫猫被主子找到了:

这是主子跑累了在休息:

这是主子正在秀它的大长腿:

这是主子正在警告我不许刷它的毛:




via:知乎@如如不动

2014年8月28号下午下了一场雨。
有人让我跟着她捡一只小白猫。
我看见它,以为它死了。
以为它尾巴断了。
以为我一动它,它可能就经受不起轻微的触动死掉了。
不过还好,它很坚强。
我把它带回家了。

泥巴粘连成的毛结里密密麻麻的死跳蚤。
活跳蚤在它眼睛鼻子周围爬来爬去。
浑身冰凉,没有血色,呼吸时身体几乎没有起伏。
热水冲洗它没有反应。
吹风机吹它也没有反应。
会吞咽葡萄糖水,吞了大概三毫升。
已经是8月29号凌晨。
我用毛巾裹着它,放在床上,让它贴着我温热的胳膊。
它的皮肤凉的像天上落下的雨水。
“ 若是你没撑到天亮去医院,那么最起码你没死在一片寒冷和黑暗里。”
这是我对它最低的要求,对一些无可奈何的悲剧的最勉强的自我安慰。


29号早晨。
它在怀里,还活着,没有温度,没有睁眼。
到医院输液。
大夫摸摸它的身子,说它没有外伤,腿没断,
不会有内出血,不然早就失血而死。
可是它这么虚弱,我问大夫为什么。
大夫说它贫血太厉害,说它不一定能活下来。
我在医院买了一盒高能罐头买了一瓶补血肝精,用针管打进它嘴里,
它会半毫升半毫升的咽下去,
咽不下去的罐头在它嘴角挂着,我用浸湿的卫生纸给它擦脸,
从它眼角带出眼睛里一块指甲盖大的泥巴。

30号。
继续输液。下了班接它。
看见它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在寂静的黑暗里躺了近一个星期,大圣的眼前又有了光。
它的身体温温的,胸口随着呼吸浅浅的起伏。
它还是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享受过的孩子。
我用补血肝精给它补血,用高能罐头给它补充营养。
三毫升罐头是它一天的食量。
想吃的时候它会一直看着针管,吃饱了它就拒绝吞咽。
大部分时间它都闭着眼睛,在小小的鞋盒里安静的躺着。


31号。
今天感觉好了很多。
我想使劲的看看这个新家意难忘第四部。
这里有很多我的同类。
它们高大,健壮,安安静静的卧着,安安静静的看着我。
我最想看的,是喂我食物的这个人类。
以前的妈妈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大概也和她差不多的样子。
我喜欢她。
我希望她明白我喜欢她。
抓一只老鼠送给她我还做不到,
只能在她看我的时候,努力的露出肚皮给她。


9月2号。
大圣右脸颊有个伤口向外流脓,我以为是小伤,撒了点云南白药。
它的眼睛亮亮的,有力气扭动身体了,可是还没有力气抬头,需要我用手托起它的小脑袋。
“爱我,别伤害我”,那双眼睛仿佛在说。


9月5号。
大圣受了很大的痛苦。
脸颊上那个伤口积满脓水。在没用麻药的情况下,大夫在它脸上剪开两个口子,用双氧水冲出脓液。
大圣在我手里疼的使劲挣扎,我的心揪着恨不得替它受了这场罪。
大夫让我每天带它过去冲洗一次,我没有照做。我狠不下心。
“愿你这些日子经历的是你今生所有要经历的罪,以后你要什么,找我就好。”


9月10号。
大圣不会走路,缺乏运动,无法正常排便。
听大夫话,买了开塞露,后来开塞露也不管用了。再次返回医院输液。
大夫问我它叫什么。
这么瘦,叫猴子吧,或者叫悟空。
或者就大圣吧。

从片子上看大圣前腿的关节处有点问题。
大夫说它是脱臼。“好治吗?”
“好治不好治,它现在的身体条件都没法治。”

一天能吃一个半的罐头,没有拉肚子,尿量正常,精神正常。
大圣不用再去医院了。
可以一天到晚在我身边。
用褪毛梳给大圣梳了几遍,湿巾好好的给它擦了擦脸,
看起来白净了不少。
我把手放在旁边,它会稍稍伸出小脚挨着。



大圣粘我。
生活无法自理的它吃喝拉撒都需要照顾。
上班的时候我带着它,偷偷的把它放橱子里。
下班在家蹉跎曲,走出它的视线,它就哇哇大叫的找我。
扫地的时候我抱它在怀里,做饭的时候我把它放在能看见我的阳台上。
现在大圣长大了,再也不这么粘我惊变20年,
没有我握着它的脚,它也能安心的睡着。
我把脚放它旁边,它也不会像以前这样,伸出一只脚攀附我了。


9月20号。
大圣奋力坐了起来。
这是它躺了将近一个月以后第一次尝试四脚着地。我很高兴篡命师。它估计比我更高兴。
晚上它枕着我的头发,贴着我的脸睡觉。
夜里大圣上厕所,会挣扎着爬到床边摔在地上,
听见咚一声响,起来一看,它在地上扭动着,
尿自己一身。
何必这么懂事?真的没有关系。



10月2号
我能走路了。
前几天我也可以走几步,但是还走不了这么好。
今天我可以摇摇晃晃的找家里的小黄打架。
我坐着,小黄躺着。
费了半天力气,我给它一爪子;
结果小黄伸伸腿,就把我绊倒了。
呵呵。
以前小黄用眼神忽视我。
现在它需要动一条腿忽视我。
我觉得我进步了。
小黄却退步了。


10月17号
肚皮上被她剪掉的毛长回来了。
我觉得我漂亮很多。
以前我是家里最丑的一个。
以后我有可能是家里最帅的一个。




11月6号。
它的右腿不好。
9月份大夫说它太瘦,麻药,失血,这两样它都经受不起,无法手术治疗它的腿。
让我回去好好养着它。
现在再去医院,
大夫说。。怎么早点没过来。。现在它看着都挺好了,再手术丁龙音,它又要受罪,就这样吧。



12月11号。
大圣胖了很多。
脖子周围有浓密的围脖。
眉眼周围有我至今尚未抚平的忧伤。
也许为了再也听不见。
也许为了再也无法跳很高。
过年的时候,外面鞭炮震天动地,他趴在窗台上,看着偶尔升空的烟火。
“叫我如何不忧伤?”
“能听到的时候,我听到的每一句话都是对我的咒骂。”
“如今我看着她,”
“多想听见她叫我的名字,”
“听她说,大圣,我爱你。”


12月20日。
马上冬至到了。
从夏天到冬天,将近四个月的时间。
我长大了,强壮了不少。
今天我又找小黄打架。
它已经不能再躺着对付我。
虽然我心里很害怕它的爪子,
但我不会临阵退缩
也许我以后也还是打不过小黄
没关系
输赢对我并不重要
打赢了,她会拿罐头奖励我
打输了,她会拿罐头鼓励我
——大圣



2015年1月16号
被窝里有点憋闷
我从里面走出来,跳上桌子,用力的时候右腿的关节还是会疼。
可是我想我长大了,既然可以跳就不该在乎疼不疼。
窗台有点凉,眼前那盏台灯,像中午照在身上的那个太阳。
我听不见她叫我什么,但她的手摸着我的时候,我知道她爱我。
——大圣


2015年1月17日
昨天夜里我饿了好几次。
可是她只起来了一次。
我喊她,她不理我。
四点多我实在饿坏了。
我大声地叫她,一声大过一声。
看见她光着腿从屋里出来。
没有给我热鱼肉。
她真是粗心,地面那么冷,鱼肉也那么冷。
我叼着鱼肉到地毯上背着她吃,有点生她的气。
吃完一块,回头再取,我看见碗已经放在了身后的地毯上。
她蹲在我身边,把鱼肉撕成小块,慢慢的等着我吃完一口给我递一小块。
仰头看见她腿上竖起的绒毛,我想大概她也冷。
我想她也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高大。
——大圣



大圣长大了。
小时候它饿了会随时叫我。
半夜里我要起来好几次。
现在它懂事很多。
早上到我面前喊两声。我睁开眼看看它。再闭上眼睡觉。
它就在我旁边睡觉等我。


最初知道大圣听不见的时候,看它骚扰小黄,总训斥小黄。
我以为大圣听不见就不用训斥。
现在我明白,在小黄眼里,大圣是个正常的猫,而我不是个公正的人。
大圣喜欢看动作片,喜欢看热闹。
喜欢一只手搭着另一只手。
它经常歪着脑袋看人,吃饭上厕所脑袋都在不停的摇晃,
走起路来同手同脚,跑起来像个大白兔在跳。
有时候它像个忧郁的少年,有时候它像个调皮的孩子,
偶尔它会像个安静的猴子,尖尖的小脸紧绷成大圣的样子。




身为一只猫,我的生命如此短暂如此脆弱
像窗外转瞬而逝的花火
像她早晨刷牙时一触即破的泡沫
她给我开小灶时,别的猫嫉妒我
我跳不上窗台时,别的猫用无法理解的眼神望着我。
清晨她喊我起床吃饭,夜晚她抱我上床睡觉。
当她用宠溺的眼神望着我时,
我想大声对世界说,
“愿时间停止在这一刻,让她的眼里只有我。”
——大圣 《吾儿》


有人问我它是男是女,既然是我儿子纪言恺,就算是男孩了。
现在它每天的活动就是起床,吃饭,到院子里玩,回屋吃饭,再出去玩,回屋上厕所,再出去玩,回屋睡觉。
它还是打不过小黄,每天骚扰一下小黄,看着小黄碍于我的偏心敢怒不敢打的表情,已经成了它的日常。我特别欣赏它这种不惧挑战坚持不懈的精神,所以我很支持它。


2016年8月28日。
大圣和我在一起满两年了。
2014年8月28号是它悲惨生活的结束。
是它幸福生活的开始。
它就是老天爷给我的天使。郑斯仁


via:知乎@1482895533

但不管怎么样,富婆才是最漂亮最萌的猫!
因为它是爱猫君的猫!!
自家的猫最好看哈哈哈哈!!!

via:@爱猫君
讲真,田园猫真的不土不丑,丑的是人心。
猫咪不分贵贱,皇上不问出处。
我相信真正爱猫的人哪分什么土猫洋猫,不论出生,不论地位,更不论长相,每一只猫都被当成宝贝,是猫就要跪着样。
每一只猫都是最萌的!

图文来源网友,已标明原作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限于传播,切勿用于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