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土味”刘文西,专画陕北老农民-人民艺术家杂志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9-18 77 次浏览
“土味”刘文西,专画陕北老农民-人民艺术家杂志

三十年来,他到陕北去了四十多次;
三十年来,他跑遍了陕北所有的县;
三十年来,他近十次在延安过春节;
三十年来,他在陕北结交了几百个农民朋友;
三十年来,他画了几千个农民的肖像和上万张速写。
作者:南瓜
这是二十多年前,美术史家蔡若虹的一段评价,通过这一组数字我们似乎能够看到这个“他”的大概轮廓,如果还不清晰,下面这张图,或许更清晰一些。

▲刘文西
一顶老式的解放帽,一身洗得发白的灰蓝色棉布衫,一双略显粗糙的手。如此质朴的神情俨然就是一个世代生活在陕北的老农。但他还有一个身份——中国画家,西安美术学院荣誉校长,他是刘文西,陕北的农民朋友们更喜欢称他一声“老刘”。
1933年,刘文西生于浙江省塖县水竹安山村,按照常理来讲像他这样一位从事艺术创作的江南后生,本应过着小桥流水诗意满满的生活。但他并不按常理出牌,竟然破天荒地跑到那片沟壑纵横的黄土地上,扎根生活。
当年他学习了毛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令他受益匪浅,抱着万分期待的感情,在1957年他开始了自己的陕北旅行。
本想当做一次单纯的毕业写生之旅,却在不经意间被浩瀚浑厚的黄土地与热情质朴的人民所吸引,他喜欢与性格略显粗犷的陕北人交朋友,一起吃饭一起聊天甚至一起下地干农活。这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毕业之后,他真的留在了这里,与农民的交往成为了他的日常生活,而他的艺术事业也与陕北和陕北人密切地连接在了一起。
祖孙四代 传递家国理想
毛主席曾讲过,艺术家要干自己的事情,但是熟悉人、了解人应该放在第一位。刘文西始终贯彻并奉行这种艺术思想——在画人之前先要熟悉他、跟他交朋友并进行深入的交流。不跟农民交朋友,心中就没有活生生的人,就不能真正把深入生活落实到实处。因此刘文西常年泡在当地人中间,就是为了找到典型的陕北人并刻画出他们身上流露出的陕北精神。
刘文西塑造的每一个人民形象都是熟悉与准确的,最为大家熟知的就是创作于1963年的《祖孙四代》。
杨成禄是其中的核心人物,是刘文西在延安东二十里铺见到的一位老红军,在革命胜利后又回家落户继续当农民。他认为这种形象代表着曾经受过剥削压迫但通过参加革命,翻身做主人的这一代人,便软磨硬泡地将这位老红军入了画。
杨成禄代表着画面中的老年人,再加上围绕他的淳朴中年人、阳刚青年和稚气小女孩,这四代人在画家笔下分别有着不同的时代意义逃出海盗船。画家期望通过这四种形象表现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与向往,人民会过着越来越美满幸福的生活。崔宇革画中人物也在印证着新中国的发展与进步黎坚惠,是活生生的一段历史变迁记录。
▲《祖孙四代》1962年
黄土地的主人
开篇蔡若虹那一串“三十年来”的评价,在今天看来已经不够准确了,因为直到今天,刘文西依然行走在陕北的山村沟壑里,跟随着时代的脚步记录陕北的发展。
为了表达对人民与黄土的热爱,刘文西历时13年,在85岁高龄时坚持创作,将《黄土地的主人》这幅史诗级的巨作呈现在了公众面前。2016年的大年初一刘文西带着学生回到延安市安塞区魏塔村,村民亲切地问他:“老刘,听说你不顾年老多病,还坚持画一幅老大老大的画高立人?画的是啥呀?”
刘文西说:“啊,你们听说了?我正画一幅百米长卷,上边都是咱陕北人嘛!咱陕北人黄土地里的春耕秋收和窑洞里的米面光景,咱陕北人大过年闹秧歌打腰鼓精灵复兴,还有发展经济、保护生态,造林种草、建设秀美山川……总之,画的都是咱老百姓的好日子,我要画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是的,这幅长达102米、高2.1米的巨作所描绘的就是黄土人民,全幅由《黄土娃娃》 《陕北老农》 《米脂婆姨》 《绥德的汉》 《麦收场上》 《喜收苞谷》 《葵花朵朵》 《高原秋收》 《枣乡金秋》 《苹果之乡》 《安塞腰鼓》 《横山老腰鼓》 《红火大年》等十三个部分构成,每一部分都围绕陕北人民的日常生活所进行,全面展现了改革开放以来,陕北地区人民幸福美好的生活场景。
《黄土地的主人》组画|请横屏欣赏
▲《陕北老农》
▲《米脂婆姨》
▲《绥德的汉》
▲《麦收场上》
▲《喜收苞谷》
▲《葵花朵朵》
▲《高原秋收》
▲《枣乡金秋》
▲《苹果之乡》
▲《横山老腰鼓》
画家懂人民,人民也懂他的艺术。他的作品《沟里人》,画的是所熟悉的陕北农民,并为其中一位身背重物的老人画过多幅肖像,有开心的时候,也有严肃的时候,都是饱含感情所绘画的。后来老人去世后一旬是多少年,他的女儿看到刘文西给老人画的肖像时,潸然泪下,深深被打动。
时代在改变,社会在改变,但刘文西坚持不变的是对这片土地和土地之上人民的深切情感。这一幅幅作品,一一看下来,鲜活的陕北风土人情跃然纸上七音碑,正可谓“半生青山,半生黄土西京教务网,艺为人民,传神阿睹。”

▲《沟里人》局部198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