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国难思良将”【稗史记·名将列传·蔡锷传】-稗史记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8-16 73 次浏览
“国难思良将”——【稗史记·名将列传·蔡锷传】-稗史记

护国大将军蔡锷(1882年12月18日-1916年11月8日)
护国大将军蔡讳锷者,湖南宝庆人也,原名艮寅,字松坡。生于清光绪八年十一月初九,时有卜者白将军父母:小儿身带“将军箭”,有贵人助,后必大贵!
将军少早慧,有胆识,年方四岁,乡有塾师秀才刘辉阁奇之,以侄女刘侠贞为将军妻,刘氏即将军原配。后将军开蒙授业,皆得辉阁助也。
年十二进学,入县学,樊春徐异之,收为弟子,遍授周秦诸子。年十六入长沙时务学堂,师梁任公,谭壮飞,素为任公所喜,荐入上海南洋公学。
戊戌事败,谭壮飞死于国,康南海、梁任公避走东瀛。次年,将军求学于东京、横滨等地商科学校。时国事糜烂,山河破碎,青年热血。将军常以家国为念,曾诗曰:“流血救民吾辈事,千秋肝胆自轮菌”高屏溪笑话,以为恨!
光绪十六年,唐才常密谋举自立军于汉口,将军从之,事败,才常身死。将军改名:“锷”,立志“流血救民”,复往东瀛,先入成城学校,继入陆军士官学校,习军事,尝入“拒俄义勇队”,倡“军国民主义”,以为救国救民计。
光绪十八年,将军升东京士官学校,绩优,与同学蒋方震、张孝准并称曰“中国士官三杰”。冈村宁次、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等皆列将军之下。
光绪二十年,将军毕业归国,为新军教练,编练新军于湘、桂、滇等处,一时意气风发,又英俊非凡,技艺娴熟,为官兵所敬服,誉为“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云贵总督李经羲亦重之。
宣统三年二月,将军入滇,任新军第十九镇第三十七协协统。九月初五日,武昌首义。将军密约同志刘云峰、唐继尧等拟响应之,以新军为基础,将军为总指挥,约于十二日起事。事泄,将军知事机急,千钧一发,乃于初九日夜举义,次日正午破云贵总督署。因九月初九日为重阳节,故又名昆明辛亥起义为“重九起义”。
民国元年,大中华云南军都督府立,众举将军为都督,云南各府、州、县传檄而定,全省光复。将军治云南,更人事,革弊政,整财政,裁军队,办教育月高高,兴实业,滇省一时政通人和石太岁,万象更新。将军继推民主共和之理念,坚守国家统一、民族团结之原则。
民国二年,袁氏虽为民国总统,暗谋复辟。袁氏素忌将军,乃召将军进京,授全国经界局督办,以文事糜束之。不料将军身具文武雄才,左领经界局事,右善蒋百里、阎锡山等,研讨军事,为国防计。
初,将军敬服袁氏,谓其:“宏才伟略,群望所归”。后,袁氏与倭国密订《二十一条》,将军以为耻,深恨之,兼有筹安会等劝进事,愈愤。
袁氏即欲僭位,拟以洪宪帝制代中华民国。将军心中愤恼,明与京城名妓曰小凤仙者厮混,宣称洪宪帝制善,阴与师梁任公谋于天津,计曰:“云南于袁氏下令称帝后即独立,贵州则越一月后响应,广西则越两月后响应,然后以云贵之力下四川,法拉美穗以广西之力下广东,约三四个月后,可以会师湖北,底定中原。”
民国四年冬,将军密赴天津,旋以治病为名东渡日本。经台、港、越南返滇镇,抵昆明。时小凤仙年方十五,偿闻将军讲三国、水浒义士,又随将军读写。人或曰,将军离京,如蛟龙入海,猛虎归山,多得小凤仙助。亦有人言,凤仙年少,不得与谋,将军离京,乃得其侧室潘蕙英所助云云。
将军即回昆明,举护国军,称总司令,以唐继尧为都督,誓师曰“吾侪今日不得已而有此义举,非敢云必能救亡,庶几为中国民争回一人格而已”(见后附梁启超追忆),滇省独立,组三路大军,出川、湘、桂讨袁。
将军亲率四旅八千壮士出奇制胜,破川边,收叙、泸诸要地,再北攻成都、东取重庆他是偏执狂,尔后挥师东下,会师武汉。天下群起响应,袁氏僭位八十三日,迫于将军与天下群雄威势,宣告退位。
民国五年,袁氏薨,黎黄陂继任大总统,授将军四川督军兼省长。然将军病重,理毕川省善后事春之雪,九月,赴日本治癌。民国五年十一月八日晨,将军薨于日本福冈,时年三十有四。嘱曰:“锷以短命,未能尽力为民国,应为薄葬。”
民国六年四月二日,将军魂归故里,北洋政府以国葬礼葬将军于长沙岳麓山,乃“民国国葬第一人”。
将军尝言:“中国数年之内若与他邦以兵戎相见,与其孤注一掷之举,不如采取波亚战术(指游击战术),据险以守,节节为防,以全军而老敌师为主,俟其深入无继,乃一举歼除之。”将军逝后二十载,七七事变,中日全面之战,人皆云蒋百里《国防论》谋划之功,殊不知,将军已言之于二十年前也。
吾尝游宝庆山门镇将军故居,将军故居西去百里即雪峰山,乃中日最后一战之战场,将军言“诱敌深入,据险以守,节节为防,以疲敌师,而后一举歼灭之”,其预所在乎?
时人有赞将军曰——
孙中山:平生慷慨班都护;万里间关马伏波。
梁启超:知所恶有甚于死者;非夫人之恸而谁为?
康有为:微君之躬,今为洪宪之世矣;思子之故,怕闻鼙鼓之声来!
丁怀瑾:成不居首功,败不作亡命,誓师二语,何等光明,故一旅突兴再造共和;下无逞意见,上无争利权,遗书数言,如斯深切,问举国朝野奚慰英灵?
稗史氏曰——
将军生平快事有二:
其一,辛亥时武昌首义,将军举义军于滇省呼应之,首造共和;
其二,洪宪时袁氏僭位,将军再起护国义军于滇省,再造共和!
功成身死,享誉海内外;大小数十战,以弱胜强敌。
用僻远一镇,定一国之鼎,功盖武侯,可谓军神!
斯年将军以一隅之地,一己之力,不敢称必成,以武力为四万万人争人格。今依稀旧事,吾辈十四万万人,披甲三百万,哑口无言,更无一人是男儿,不禁老泪纵横,笔下虽千言万语,不能书尽胸中之意。

(蔡锷将军墓,今长沙市岳麓山)
PS:民国十一年,梁任公演讲于南京学界,忆将军: “眼看着不久便是盈千累万的人颂王莽功德,上劝进表,袁世凯便安然登其大宝,叫世界看着中国人是什么东西呢,国内怀着义愤的人,虽然很多,但没有凭借,或者地位不宜,也难发手,我们明知力量有限,未必抗他得过,但为四万万人争人格起见,非拼着命去干这一回不可。”


(扫一扫暗夜列车,关注本公众号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