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国进民退”来了?1330亿市值、22家民企“卖壳”求生,国资大举接盘-建筑业P20

全部文章 admin 2019-11-16 107 次浏览
“国进民退”来了?1330亿市值、22家民企“卖壳”求生,国资大举接盘-建筑业P20

2018年以来,从“暗送秋波”到“暧昧不清”到“尘埃落定”,已有近160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其中22家上市公司正式加入“国家队”。
这一次,似乎和过去常见的企业混改有很大不同。
民营企业加入“国家队,”是否会成为混改的新趋势?对于中国经济来说,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1
22家民营老板“卖壳”求生,国资大举接盘
股权质押爆仓、债务危局、股价腰斩......一系列困局下,卖壳求生,成为不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无奈的选择。
最为夸张的便是,金一文化大股东的“一元卖壳”,而更令市场关注的是2018年最积极的“买壳人”:国资。
统计显示,2018年1月1日以来,从“暗送秋波”到“暧昧不清”到“尘埃落定”,已有近160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其中22家上市公司的接盘方均为国资。

仅9月上半月,便有6家上市公司计划向国资转让股份、控制权。
截止9月17日,国资公司成为了A股控制权交易中最重要的买家中国尾货网,上述22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已超过1330亿元。其中,20家市值不足百亿,有12家公司市值不足50亿元,有8家公司市值低于3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2家上市公司股价全部下跌。其中,8家公司股价直接腰斩,16家公司跌幅超过30%,可谓惨不忍睹。
股价暴跌、市值大幅缩水,意味着国资买下“壳资源”变得更为容易,且国资进场的时间点主要分布在6-9月份。
2
“卖身”苦衷一:5位大股东逼近爆仓
国资密集“买壳”为何出现在6月之后李鸿基?
自6月份之后,沪指跌破3000点,进入2时代,众多中小市值个股下跌得尤为惨烈,这一波下跌中,不断传出大股东股票质押爆仓危机。
数据显示席绢作品集,截至8月31日,3464家公司存在股东质押的情况。其中,整体质押比例超过50%的“红线”的公司145家,整体质押比例超过70%的公司为15家。
身负股权质押的重压,上市公司大股东无奈之下,主动寻求出让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机会,国资此时入场,无疑将获得很好的收购机会。
国资买壳的22家上市公司中,21家上市公司存在股权质押的情况孙宇翱,比例高达95%。

而且,9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占持股比例已高达100%,质押比例超过90%的竟有13家苍苍竹林寺,占比接近60%。
其中,金龙机电(002721)、盛运环保(300090)、豫金刚石(300064)、腾信股份(300392)、金一文化(002721)在股价腰斩之后,超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不断拉响“爆仓”警报:
大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超过90%,一旦遇上极端行情,股价不断下挫、腰斩,大股东将不得不面临“爆仓”的警告。

其中,盛运环保股价早已跌破平仓线,因股权全部被司法冻结,暂时不会被强平。其他4家上市公司股价正在逼近平仓线,大股东纷纷寻找“救命钱”:卖身国资。
其中,金一文化于7月25日发布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上海碧空龙翔以1元的转让价,将73.32%的股份转让给具有国资委背景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
虽然,国资仅花了一元买便拿到了上市公司控制权,但并非这样简单,海淀国资承诺将根据上市公司情况,适时提供不低于30亿元的流动性支持。
据悉,金一文化最新的负债总计为120.2亿元,负债率为67.87%。2017年经营性现金流为-16.65亿元,已连续4年为负。
目前,这一交易方案已获得国资监管机构的批复。
3
“卖身”苦衷二:资金链危局
股权质押比例逼近100%背后的无奈是,民营大股东们的资金链都非常紧张。
据一位被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董秘称,主要还是资金问题,今年银行对于民营企业放贷明显收紧,资金链非常紧张青蛙吐珠。若国资能顺利入驻,潘长甬在缓解上市公司流动性的同时,等于给上市公司做出背书绝对契合,将在银行授信方面将获更多便利。
8月23日,深陷债务危机的民营煤炭巨头——永泰能源(600157)公告称,控股股东永泰集团与京能集团签署了《战略重组合作意向协议》,京能集团将通过股权转让、资产重组、资产注入等多种形式,实现对永泰集团的绝对控股。
京能集团是北京市政府出资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珍馐传,若重组成功,永泰能源的控股方将由民营资本转变为国资。
转让控股权的背后,永泰能源已经连续出现了2次债券违约:
7月5日,15亿元的短期融资券未能按期进行兑付,实质违约;
8月27日,另一个10亿元的短期融资券,再度发生违约。
上述违约的债券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目前永泰能源存续债券15只,合计金额144亿元。其中,2018到期的债券3只。

永泰能源2018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永泰能源负债总额为79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3.18%。其中短期借款达138亿元,长期借款超过165亿元,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则不足57亿元。
永泰能源,仅是陷入流动性困局的众多上市公司中的一家。
4
“国进民退”时代来了?

这似乎和过去常见的企业混改有很大不同。
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允许国内民间资本和外资参与国有企业改组改革,即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但改革的主流形式多为民企参股国有企业。
2017年8月,中国联通混改试点方案落地,明确引入BAT、京东、中国人寿等民企战略投资者,成为近年来民企参股国企的标志性混改事件。
但混改的另一个形式——国资入股民营企业,却一直以来显得比较谨慎。直到近来,引入国资更像是“江湖救急”。
那么,民营企业变身“国家队”,是否会成为混改的新趋势?这是所谓的“国进民退”吗?
知名财经媒体人秦朔认为,国企控股民企只是暂时情况,不代表长期和未来趋势 。当前,国企收购、控股民企上市公司的案例比较多,从民企方面分析,主要有以下原因:
①经济增速下行和股市不景气,一些民企上市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触雷。
②一些民企正处交接班时期,子女不想接班,遇到现在的各种困难更觉得实体经济难做,索性出售股份;
③国企和民企之间有产业链协同,或有债务重组、债转股,或民企没有许可证等准入条件、必须引入国资才行,等等。
总体来说,目前不是民企上市公司的扩张上升期,而是困难加剧期、寻求出路期。如果拿结婚来做比喻,现在的婚姻民企是比较被动的,但不结婚活不下去。
而国资方面,2016-2018年,国资尤其是中央国资利润增长突出,是供给侧改革的受益者属蛇的年份,客观来说就是家底厚了。在反腐倡廉背景下,政府项目更倾向于给国企,给民企有时说不清楚,所以国企的发展空间也大了起来。
文章来源: 全景财经、吴晓波频道、苏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