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国民女神”老干妈再次拒绝上市:那是骗人家钱!-信安盟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6-06 86 次浏览
“国民女神”老干妈再次拒绝上市:那是骗人家钱!-信安盟
最近,老干妈又悄悄火了一把。
原来,深圳证券市场的专员来老干妈做上市培训,于是网上又开始流传老干妈上市的传闻。
不过,创始人陶华碧还是在采访中霸气回应:老干妈坚决不上市,要继续做大做强主业,推出更多新产品,永远不欠债,不融资,不骗钱!
今天我们来聊聊,老干妈陶华碧其人。
陶华碧,中国最“火辣”的女人。没背景、没资金、不识字谭君子,不上市、不贷款、不融资、不打广告,但这都没能妨碍老干妈靠一瓶辣椒酱,一口气做到70亿身价,征服全世界的吃货,成为了所有人心里的圣母玛利亚。
陶华碧没读过书,但依然被奉为商界楷模,让人尊敬。她经历过什么?
陶华碧,这个半生挣扎在贫穷中的女人,命运把她困在三寸金莲里,一生就在来回的一条土路上走完,她没有让人梦寐以求的容颜,尚不识字,身后更无依仗。
1947年,在贵州遵义偏远农村出生时她还叫陶春梅,因为重男轻女,她打小没上过一天学,一直给家人做饭,直到20岁嫁给206地质队一名队员。
22年后丈夫不幸去世,这时她已经四十多岁了,拉扯着两个儿子,普通而又悲惨。
她去拉黄包车,做苦工,省吃俭用盖了一个小破房子,卖起了米豆腐,一卖就是十年,直到五十多岁。连她自己都觉得,人生看起来已经不过如此。
当她背着大篓走十里地去买米豆腐原料金维映,再背着七八十斤重的原料走回来,公车售票员以背篓占地为由把她推下来,大吵一架之后却也不得不一路背回家。
她并不知道,在中国遥远的他处,中国民族主义企业家们正以新生的姿态正面迎击随WTO攻进来的外国企业兵团,死伤一片,血溅经济史。
生死存亡之际肖恩·奥普瑞,名族企业在强大到碾压性的外国军团面前,衣衫破碎浑身血污,却一步都不退让。
TCL老总李东升悲壮起立:“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民族工业就这样败下阵来。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作风强悍刚硬的军人倪润峰毫不废话,径直将长虹宗旨改为“长虹以民族昌盛为己任”。
海尔的张瑞敏说“就算死,海尔也要死到最后一个骗艳记。”
这批民族主义企业家中生命力最强盛的人向死而生,最后活了下来。
陶华碧亲历了这些历史,可对她来说,那像是云里的天兵天将之战,与她无关,她的双脚还被深深地按在泥土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丝不苟的过好当下。
为了卖米豆腐她调制了一些辣椒酱,可辣椒酱没有了之后立刻就没人来吃米豆腐了,而她发现周边的小商小贩挤满了顾客,那些人居然用的是从她这里买的辣椒酱。
本能的,陶华碧嗅到了商机。她的“老干妈”从不打广告,不意味着她真的没有商业智慧,她向司机免费赠送自己的辣酱,在货车司机们的口头传播下“龙洞堡老干妈辣椒”的名号在贵阳打响,很多人甚至专程从远处驾车来买她的辣酱。
1996年,她不再卖米豆腐,借用南明区云关村村委会的两间房子办起了辣椒酱加工厂,因为多年来一直优待贫困学生被学生们称作“老干妈”,牌子就干脆叫“老干妈”。

厂房是从村委会租来的两间平房,包装瓶贴由大儿子李贵山设计的,用了陶华碧最喜欢的红色,正中央是一张陶华碧的大头贴。
照片中的她眉头微锁,眼神里透着一股子倔强。

一个新的商业帝国,就以这种局促的方式诞生了。可是她一跃而起,也还不过是个小本生意人。
也是这年,历史又变了,“互联网时代”到来,中国敏锐地跟上了新的产业革命。
历史的弄潮儿又起,张朝阳开始做搜狐,马云开始创办中国黄页,丁磊也开始了创业历程,先锋的知识正在与历史接轨,历史的轨道从此不同。
与历史有这么大的错位,她到底要怎么才能迎头赶上?
好像她也并没有这么想,纵观一生,她的全部生活哲学好像就是一丝不苟、竭尽全力的过好当下。销路有问题,她就走街串巷向各单位食堂和路边的商店推销。
一开始,食品商店和单位食堂都不肯接受这瓶名不见经传的辣椒酱,陶华碧跟商家协商将辣椒酱摆在商店和食堂柜台,卖出去了再收钱,卖不出就退货,商家才肯试销。
生产呢?
刚开始,陶华碧的积蓄只够招40名工人,没有生产线,全部工艺都采用最原始的手工操作。
剁辣椒、麻椒是工人们都不愿意干得苦差事,手工操作时飞溅起来的辣子呛得人直流泪。
陶华碧看此情景,二话不说,抡起刀子就是一顿暴切,一边切一边笑着说,“看,把辣椒当成苹果切,就一点也不辣眼睛了。”

辣椒切完了,需要用玻璃瓶装啊。
当年二玻厂因为她订单太小拒绝接单,这一次她给二玻的厂长毛礼伟打电话:“我要一万个瓶子,现款现货。”

一开始要瓶子,并没有这么顺利,还是作坊体量的陶华碧直接找到了贵阳市当年最大的玻璃厂之一贵阳二玻,人家一听这订单少得可怜,压根不愿意搭理,紧赶着她走凤姐夫,陶华碧怒了,隋雨蒙“谁还不是从小企业做起来的嘛!”
软磨硬泡了几个小时后,玻璃厂才允许她每次到厂里捡几十个瓶子拎回去用,其余免谈。
谁又能想到卡卓刀,多年后的今天,“老干妈”竟成了贵阳二玻最大的金主妈妈(打脸.gif)

就这么拼着打着,十数年如一日地坚持着辣椒、牛肉的标准和稳定的口味东京大空袭,老干妈的商业版图从草纸一步步变成宏图,儿子辞职帮她管理,她慢慢有了家族式的管理模式,有了更多的品种,卖到了更远的地方。
1998年,创业第一年“老干妈”实现销售额5000万的惊人成绩;
1999年,产值突破亿元大关;
如今,每天有超过230万瓶辣酱从贵州的老干妈工厂发往全世界,带回超过45亿元的年营收额。
《2017胡润中国百富榜》陶华碧位列第473位,当初被人看不起的农妇,怒打所有人的脸,一跃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辣椒女王。
可她仍然还坚持着自我,经济界最爱讨论她的“四不”名言:“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也广为人知。
至于老干妈为什么不上市,陶华碧称:“上市、融资这些东西我一概不懂,我只知道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所以我坚决不上市。”
仅仅到2011年新房昭之,“老干妈”公司累计产值就达31亿元,纳税额名列中国私营企业50强排行榜的第5名。
连彭博社都以“一瓶辣酱支撑中国一个贫困省份火爆的经济增长”为题报道了她。一瓶280克老干妈辣酱,美国亚马逊卖9美元;在奢侈品折扣网站Gilt,“老干妈”被誉为全球顶级辣酱,售价接近12美元。

总理都不禁为她竖起了大拇指!
对陶华碧来说,过去这半生确实像一场永不止息的战斗。用现在的流行语,就叫“正面刚”!

卖米豆腐的时候,因为背篓碍事,她搭车常常被人撵,“当时1毛5分的车票,我给3毛钱,她还不让我坐。我说不行也得行,今天非要坐。天天吵架。”

开凉粉店的时候,遇到城管工商干部三天两头来找茬,吃拿卡要,陶华碧忍无可忍抡起炒瓢就是要干一仗。
“你要钱可以,但是要正当,你可以跟我讲道理。好多人害怕就挨罚,我不行,我不是随便可以欺负的,我不怕你。你礼拜天来店里,又没穿制服,又没有带证,我就要打你,打的不得了!”

办了工厂,供应商们没一个敢在她眼皮底下造次。用的辣椒必须是遵义产的出口免检产品,辣椒要求全部剪蒂,每一只都要干净。如果出过一次错狮跑沙滩车,直接被拉进黑名单。

在手机便捷支付的年代,老干妈依旧在坚持着现金交易,从手工农民的辣椒、辣椒酱卖给经销商、买玻璃瓶......陶华碧说:“我从不欠别人一分钱,别人也休想欠我一分钱”。
拼命为员工“打工”
陶华碧就是一个普通农村妇女,她不懂什么管理哲学,她能做的,就是尽力对员工好。在公司,陶华碧能够叫出60%员工的姓名,并记住了其中许多人的生日,每个员工在自己生日的那天,都能收到陶华碧送来的礼物。有员工出差,陶华碧会像送儿女远行一样亲手为他们煮上几个鸡蛋,一直送到他们出厂坐上车后才转身回去。
有一天,几个老阿姨问陶华碧:“你赚了那么多钱,几辈子都花不完,还这样拼命干什么?”陶华碧没回答上来,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这个问题,几乎一夜未眠。

第二天,公司召开全体员工大会。会上,她脱口而出:“有几个老阿姨问我,你已经那么多钱了,还苦哈哈地拼哪样哦?我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出个味来。看到你们这些娃娃,我想出点味来了:企业我带不走,这块牌牌我也拿不走。未来是你们的。我一想呀,我这么拼命搞,原来是在给你们打工哩!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为了你们自己,你们更要好好干呀!”会场沉寂几秒后,响起热烈的掌声。

科学管理无论说到天边,核心还是一个“人”字,陶华碧建立的“感情管理” 模式,充满人情味。所以她能悟出“打工” 的辩证道理,“我这么拼命搞,原来是在给你们打工哩!”一下子把狭窄的“老板与工人” 的交换关系,提升为“未来是你们的”主人翁关系。主人翁关系这一条,是“科学”加“感情”的管理核心,什么时间一定都不要忘记。
陶华碧也很重视培训李丹军,陶华碧自己虽然没有学问,但是她知道文化的重要性,从1998年开始,她就把公司的管理人员轮流派往广州、深圳和上海的知名企业去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很快,这些人才发挥了作用,公司开始了科学化管理。
公司的发展离不开人才,员工的培训是为了公司更长远的发展。
陶华碧说:“从年轻走到老,我觉得人生的路没有平平淡淡的。没有经过风吹雨打,不算企业家;经过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才算真正的企业家。有些企业家你别看他说的,要看他实际做的才是真功夫、硬工夫,拿都拿不出来是见不得太阳,是在温室里长大的。我们是见得到太阳,经过日晒雨淋、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哪一个看似轻描淡写的“吾至吾见吾征服,”背后不是一场场沥血奋战?
如今,在手机便捷支付的年代,老干妈依旧在坚持着现金交易,从手工农民的辣椒、辣椒酱卖给经销商、买玻璃瓶......陶华碧说:“我从不欠别人一分钱,别人也休想欠我一分钱”。

某女星成天想着偷税漏税的时候,陶华碧正因税务部门少统计了30万,让老干妈的纳税排名退居第二,而直接爆粗口打上门,“给老子查清楚!”
最刚的还要数她定下的老干妈企业理念:不上市、不融资、不贷款、不做广告。却带着“老干妈”一路飞,创下45亿年收,试问,中国你还能找出比她更硬核的老太太吗?(不能)

中途也有不少“好心人”劝她聪明一点,但陶华碧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一句话怼到人家无话可说,“我只晓得炒辣椒,我只干我会的。这也做那也做,你哪有那么多的精力?”
她不是不要钱,她是穷怕了的人啊,她不过是知道自己的根本在哪,并一直倔强地守护下去。

20多年过去,在人们心里,陶华碧好像永远都是包装上的那个样子,系着白色围裙,身体微侧,眼神里有一股子用不完的执拗和倔强。
除了皱纹多了,头发白了,身型因为年纪开始发福,陶华碧一点都没变。
她学会了很多字,写得最好的还是“陶华碧”三个字,她做了很多事,赚了很多钱,最在意的东西始终是那一根小小的辣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