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国宝”季羡林,学到就是宝-植悟微景观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7-15 87 次浏览
“国宝”季羡林,学到就是宝-植悟微景观

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季羡林,所以他就成了“宝”,但是中国的赵一钱二孙三李四等等,也只有一个,难道中国有13亿“国宝”吗?

私塾里也能玩出情怀
一个小乡村里走出来的穷孩子,
有了读私塾的机会,
这难道不是天大的幸运吗?
十三四岁的孩子,
却唯独对小说感兴趣,甚至是痴迷的程度花翎飞盗。
有一次私塾老师让学生们默写《三字经》
而季羡林却默写道:
“妖精,那里逃,快还我师父...”
当时同学们都指着他笑,
私塾老师为此还狠狠的教训了他,
而他依旧我行我素,
非但如此,还经常逃课去捉虾和蛤蟆。
也许正是儿时的喜好和贪玩,
才注定了他成为一代“杂家”
不管是“梵学,佛学,吐火罗文,中国文学,
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等等”都有很深的研究。
外人说什么,你听听就好,你自己喜欢的就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一尘钱币网,要不然,你就不是你自己了,只会是活在别人眼光下的傀儡。

容忍也是一种风度
1935年那会资本主义和社会主意正闹得凶,
季羡林乘车经苏联赶赴德国,
在经过中苏边界的满州时,
被一群社会主义分子扣留例行检查,
当时和几位外国学者在一起,
就被当作资本主义丑陋的资本家被看待。
被检查,吴旻霈这无可厚非,
当时入国必须检查,这是世界公例。
可一查就被查了四五个小时,
放谁身上都会很憋屈,
更可气的是,一个苏联士兵,
拿着他在哈尔滨买的一个破铁壶敲打了快一个小时,
难道那么薄的一层铁皮,能放下一个炸弹不成。
就在要爆发的边缘,
身边的老外拍拍他说了一句:
“Patience is the greatvirtue (容忍是最大的美德)”
季羡林报以微笑,心平气和了下来。
后来季羡林说到:“容忍的确是一件好事,甚至是一种美德,
但是,我认为,也必须有一个界限。”
旧时欧洲流行决斗之风,
谁侮辱了谁,特别是因为女情人,
被侮辱者都会提出决斗。
当时和季羡林一起留学德国的中国学子,
就选择了“容忍”,在异国他乡饱受欺侮。
季羡林说到:“他们侮辱我可以,但决不能侮辱我的国家,
否则,我和他们玩命海山二。”
后来打趣道:幸亏那样的事情没有发生,
否则我就活不到今天在这里舞笔弄墨了。
“容忍”说起来简单,却是人生最难修行的一门功课。

感情不是借口
季羡林留学德国的日子,可谓惨不忍睹,
饱受轰炸,乡愁的煎熬,
有家不能回,有苦不能说,
只能无人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无声的沉默,
他有一好友田德,
当时租住在一家叫迈耶的德国人家,
迈耶家有一对女儿,
大女儿伊姆加德生的美丽动人,尚未出阁。
季羡林每次去看望好友,
都会受到房东的热情招待,
一来二去也和迈耶一家人混了个脸熟。
每逢迈耶家有喜庆日子,
招待客人吃点心,吃茶什么的,
迈耶夫人都会邀请这个谦和有礼的中国小伙。
有一次季羡林在写博士论文,
他用德文写出来的稿子百世元婴,
不过必须打印才能交给教授审阅,
这可难到了季羡林,
一不会打字,二也没有打印机,钱更是没有,
迈耶的大女儿伊姆加德知道后,
表示很愿意帮助季羡林打印,
很长一段时间里,季羡林晚上都去她家,
时间久了,两人渐渐产生了朦胧的爱情。
不过两人都没有点透,
可季羡林害怕了雪蛟,因为他在中国是有妻儿的,
一段时间的折磨之后,
这个身在异乡的小伙毅然决定回国,
放弃这段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爱情。
因为他不想伤害别人,只好自己咽下这个苦果。
季羡林离开德国后,
伊姆加德就一直陪伴着老旧的打印机等他回来,
这一等就是60年,
季羡林90岁生日的时候,
收到了一张来自德国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九阳至尊,
端庄恬静的看着他。
爱情,并不是拥有,而是放在心里,什么时候想起来,都能淡淡的一笑。

文革是只纸老虎
1966—1976这十年间,
对于大多数文人来说,是黑暗的,不见光日的,
季羡林也难以逃脱被摧残的命运,
季羡林被隔离,批斗,后来被发配到一个小城,
最后甚至被关进了牛棚里,
这对于季羡林来说都没什么子夜惊魂,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没办法再搞学术研究,
后来好了点,被送去看学生宿舍的大门太妹刑事,
这下子可把他高兴坏了,
他终于又有机会搞自己的学术了,
在此期间,
他翻译了印度古代两大史诗之一的《罗摩衍那》
为史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懂得生活的人,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能把生活过的有滋有味蛟河天气预报,因为心中有生活。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人
有这样一件有趣的事,
有一个秋天,北大新学期开学,
一个外地来的学子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
就像一个七旬的老人,包裹把他压得挺不直腰,
这时刚好过来了一个老人,
年轻的学子就拜托老人帮他看行李,
他则要去报名处办手续,
老人慈祥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可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九月份的天气,真不是开玩笑的。
学子归来,老人还在恪尽职守地看守。
谢过老人,两人就分别了。
几日后是北大开学典礼,
这位年轻的学子看到了坐在主席台上的老人,
而在他地席前牌子上写着:北大副校长季羡林。
真不知道这一刻那个学子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随性的生活,不要可以去强调什么,顺其自然就好。

“国宝”只有大熊猫才配的起的称号
在中国,一提到“国宝”,
我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大熊猫,
这种中国独有的动物,数量稀少,
确实配的起“国宝”二字。
季羡林说“国宝”之称呼,真是愧不敢当。
他回忆道,大概是几十年前,
再一次会议上,一位领导突然称呼他为“国宝”
他极为惊愕,不明所以然,
原来是这位领导觉得他在文学上成就斐然,
在国内独树一帜,
为文学的发展做出了斐然的贡献,
才有此一称呼。直到今天,
“国宝”之名,也时常被外人称呼。
可季羡林深深仙缘,并不这样认为,
在他看来,实在是有愧此称号。
他昭告天下:请从我的头顶上把“国宝”的桂冠摘下。
做最满意的自己,不夸张,不虚谈,只做最真实的自己。

挚友无需多言
季羡林和臧克家两人齐鲁同乡,
1946年,两人在南京国立编译馆一见如故。
一周后,臧克家去了上海担任主编,
而季羡林也因工作去了上海,
他带来了五六箱书籍,
以臧克家住在一起,
或席地而坐,或抵足而眠,
一盏“泡子灯”照的两人彻夜长谈。
50年代初,臧克家去北京走访,
此时季羡林在北京大学担任教师,
两人吃饭之后,季羡林忍不住问道:
“我准备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
,更好的为党做事,你看我的条件行不行?”
臧克家听了很是感动,当即说到:
“咋不行那,你多年来工作出色,党和人民都信任你,你应该写申请书。”
就这样两人成了党下的好盟友。
季羡林后来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出国,
而每次回来,他都不忘了给好友带上一点小玩意,
从印度带回来的一根孔雀翎羽,
臧克家保存了40余年,翠色未变。
在季羡林白发之际,
臧克家赋诗一首,赠与好友,
年年各自奔长途,
把手欣逢惊与呼!
朴素衣裳常在眼,
遍寻黑发一根无。
交友就交一生,切莫乱言挚友难交。
——植悟敬上
精选美文
守嘴不惹祸,守心不出错
你的日积月累,会成为他人的望尘莫及
寻一个这样的村庄,陪你到白头
一辈子很长,也很短
人,为什么一定要善良?
爸爸是这个时代最稀缺的物种
不懂生活情趣。是怎样一种悲哀
投稿
欢迎你的投稿,你的投稿被采纳后
植悟,将送上创意盆景一份
(投稿范围:艺术设计,植物创新,园林艺术)
投稿邮箱:1821492117@qq.com
你的关注,是植悟坚持不懈的动力
植悟,将为诸君带来更多好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