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围猎”岐山县委书记何宏年的三支力量-黑白记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9-07 79 次浏览
“围猎”岐山县委书记何宏年的三支力量-黑白记


何宏年案说明,干群关系真的很重要!
作者:黑白君
校对:青 乔
在钱引安被中纪委带走37天后的12月8日,岐山县委书记何宏年被陕西省纪委宣布“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出生于1969年的陕西麟游人何宏年,2016年5月从岐山县长任上转任县委书记。彼时宝鸡市“一把手”、市委书记正是钱引安。
所以何宏年被宣布调查后,岐山和宝鸡各方均传出阳高吧,何宏年是钱引安案开始“收网”的第一个涉案官员。
被批热衷工程、喜欢和商人打交道
有多个信息源称,何宏年为了回报钱引安的“知遇之恩”,将岐山县一个价值近千万的工程,“定标”给了钱引安的关系人。
有当地干部转述:12月7日,有关部门曾搜查了何宏年在岐山县的住地和其在宝鸡的家,“据说起获了很多物品!”
有宝鸡处级官员更是直言,其实早在一个月前,有关何宏年被调查组问话的消息就已传出,当时许多人就认为,何宏年“出事”不过是时间问题。
12月8日,一支从西安出发的“新闻采访团”前往有“作家之乡”和“美食之乡”之称的岐山县采访调研。但让采访团成员感到蹊跷的是,接待的官员和领导中并未出现岐山县委书记何宏年的身影。
这是一支阵容强大豪华的省级主流媒体采访团。前期所到之处,几乎所有的党政主官都会出面欢迎并介绍当地情况落难少爷。
岐山县委书记何宏年去哪里了?一些人开始私下嘀咕。有不明就里的人悄悄问岐山县相关领导,但后者很巧妙地岔开了话题。
当天下午,就在采访团准备离开岐山时,陕西省纪委对外发布信息:岐山县委书记何宏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何宏年是宝鸡近年第二位落马县委书记,前者为已经获刑的前陇县县委书记杨宝玉。
2018年,宝鸡已经先后有多位处级官员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比如宝鸡市卫生局局长宁建国,再比如宝鸡市刑侦支队政委陈均会……
有岐山县知情人告诉黑白君,何宏年被调查并非偶然,至少在半年前他就已经被调查部门约谈多次。该知情人还说,导致何宏年“落马”的主要有三支力量:
第一支是岐山县当地群众,近两年来他们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何的诸多问题;
第二支是岐山县体制内的干部,这些人的举报材料有的直接邮寄给了中纪委;
第三支力量是当地的商人。商人认为何干预正常工程招标,破坏了市场规则。
岐山县一位老干部是这样总结县委书记何宏年的,他说何宏年的工作思路很清楚,属于想干事的干部。但何宏年同时很霸道,不讲究工作方式。另外最致命的一点是,何宏年喜欢和商人打交道,对项目工程很感兴趣,经常插手县上的工程项目,指定关系人直接拿工程。
何宏年曾批评群众“不卖菜爱告状”
岐山县一位科级干部说,作为县委书记的何宏年这些年和当地群众的关系一直不怎么融洽。他举例说,因为蔡家坡镇开发问题,近年来当地有群众一直向有关部门持续举报何宏年,认为他主导的蔡家坡拆迁和开发中有舞弊和利益输送。
对于群众的举报,何宏年一方面采取打压,另一方面则时不时挤兑嘲讽。比如他在一次许多干部参与的座谈会上公开说:蔡家坡的群众不喜欢种菜,却喜欢告状。那你们就好好告吧,看能告出来啥名堂。
岐山县岐星村一位老党员回忆说,岐星村原来有个水泥厂是全国最大的村办水泥厂。但后来因为多方原因而转让。这些年来村民们一直在为该企业的一些遗留问题四处反映情况,但奇怪的是,县委书记何宏年却一直采取各种办法阻止村民反映真实情况。这让村民们很是想不通,因为在他们看来,所反映的问题和何宏年并没有直接关系。
后来村民们才知道,原来他们反映的问题涉及一些前任官员,而何宏年显然是受这些人的请托来阻止村民“反映真实情况”。
一位县委书记,不帮助本县群众维护利益,反而打压这些群众。这让岐星村的群众和老党员们很是伤心和气愤。
“据我所知,近年来岐山县有不少群众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反映何宏年的问题,他不仅不深入群众,而且还和群众很对立。”上述老党员说。
调查组曾数过岐蔡路两边的“路灯”
岐山县一公职人员透露说,何宏年刚到岐山县工作不久,曾用公款90多万元买了一辆墨绿色的越野车做专车。新车刚使用了几个月,国家出台“八项规定”对公务接待用车有了明确要求。这辆公车被作价60万卖给了何的一位熟人、也是一位老板。该公职人员说,这件事当时在岐山县体制内反响很大,大家都认为何“大手笔”、“太浪费”。
该公职人员说,他曾看到过一份有多名当地干部署名的、向中纪委举报何宏年的材料。材料中列举到,何宏年在出任岐山县委书记后,将多名不符合条件的工勤人员不仅录用为公务员,而且还安排到了相关领导岗位。举报者们认为,法拉美穗这样安排的背后,要么属于任亲为贤、要么怀疑有利益交换。
该公职人员还说,何宏年和一些商人走得很近,很热衷于工程和招投标是岐山县党政干部中公开的秘密。曾有环保督察组到岐山县多家企业督查环保整改情况,结果老板底气十足地说:整改不整改,我只听何书记的!
更有岐山县公职人员公开指出,县委书记何宏年在西安曲江兰亭小区有一套170平方米的住房(一次付清),公职人员认为这套房子的价值和何宏年的正常收入不匹配。
“仅我知道,岐山县不仅老干部对何宏年不满,现任许多干部也对他有看法。有公职人员曾给中纪委写信反映何的问题,后来举报信被批转到了省纪委。”一位公职人员说。
今年5月中旬,何宏年曾被省上有关部门叫去问话。大约10天后他回到了岐山。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会”——一场被干部们视为“表明自己没事”的见面会。见面会上金柳真,何宏年是这样开场白的:看来我还是和岐山有缘啊,注定还要在这里继续干下去,可能要让有人失望了。
一位参加过当天见面会的岐山官员回忆说,虽然那天的会议何宏年表现得非常淡定,但明显看得出他两个鬓角的白发,比十多天前增多了许多。
“我当时就判断,他的事没有完!”该官员说,几天后他就听到消息,有调查组来岐山皇家玛丽娜,对县城到蔡家坡镇公路两边的路灯数量逐一清点刘雪荣。怀疑岐蔡路路灯的招标有猫腻,是当地干部向有关部门持续举报何宏年的一项主要“指控”。
该官员还说,他之所以坚信何宏年“一定会出事”,还有一个细节是,5月份何宏年接受问话回来后不久,蔡家坡两个和何宏年私交非常好的老板都被调查组带走了月上无风,至今调查没有结束。“这两个人,一个是村干部,另外一个是国企老总”。
进入12月,就在何宏年被带走的前后,调查组密集对包括蔡家坡镇领导在内的当地多位干部频繁谈话。
被谈话者有人回来感慨:何书记这次可能麻烦了!

美图欣赏 |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