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困在厕所里的老师”,一则笑话道出当前教育的尴尬-十点家教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3-31 141 次浏览
“困在厕所里的老师”,一则笑话道出当前教育的尴尬-十点家教
家教课讲堂孩子好好学习 妈妈天天进步

谁能想到转世却坚决不肯遗忘前世的那种决然,还有恐惧?明明身体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内心却经历过那么多爱恨情仇、生离死别。松峰莉璃看着拼了命想抚养我长大的“爹娘”,看着突然变成婴儿的自己。我想大声喊叫,可发出来的只有哇哇的啼哭声。我晚上睡不着,睁眼排斥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娘亲”。她只要一哼歌,我就想起自己从前的爹爹,越发哭得厉害。我硬着头皮,不愿意喝她的奶水,也不想吃任何东西。直到有一天,“爹娘”说我是被恶鬼缠身了,请来法师驱魔。法师给我起了名字,叫云小仙,为了震慑我体内的魔鬼。我动了动嘴角,觉得他可笑极了。我当然不见好转。直到有一天,“娘亲”抱着自己失声痛哭:“小仙,你到底怎么了,娘可不能没有你啊!”说罢,便跪在窗前磕了一整晚的头,头发蓬乱双目失神,一脑门的血顺着鼻梁留下来。我在摇篮中动容的看着这一切,渐渐停止了哭泣,慢慢的试着接受这一世的自己,告诉自己,从今往后,他们就是我的家人。**********我的家在瑶歌城郊外,安静避世。门前有一大片桃花林,是我自己亲手种的。我在桃林布下了结界和阵法,一来世道混乱,保护家人不受妖魔伤害。二来阻挡自己的气息,不让人发现我的存在。清晨一缕阳光刚好照到这里,我弹指换了身寻常百姓的衣服,推开门轻手轻脚走进院子。父亲姓云,是个小有名气的大夫,经常在城里给穷苦的百姓施药看病。我直接走到后堂的药方,他果然已经在那里整理药材。看到我,他惊喜的笑了笑:“小仙,你可算回来了。”我把从风半夏那里抢来的珍贵药材给他,他更加欣慰:“这趟出门果然有收获,也不枉你花了那么长时间。”我笑着点头。自己究竟外出做了什么,绝对不能让家人知道。我还有一个哥哥,整日嬉皮笑脸,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仙剑游走江湖。他曾一度想离家出走,到长留拜师学艺。当然,这个愿望在他十四岁,我九岁的时候,就被我扼杀在摇篮中了。道玄老者的预言,长留的天劫,我忘不了。三十年为期,算一算时间,越来越近了。“我请教过一位高人,她说我命中注定有仙缘,去长留修道必有所成。”我问:“谁说的?”“异朽阁主。”“她向你要了什么代价?”“一两银子。”我头也没有抬:“毫无疑问,你被她耍了。”绿鞘又跟我哥瞎说些什么余建堂,找机会一定好好说说她。瑶歌城依旧,异朽阁依旧。十几年六界动荡,并没有影响这里。门外依旧是拿着各式各样礼物,排队等待异朽君回答问题的百姓。只是谁能想到,异朽阁主十六年前便换作他人。这十几年,各派斗争日益激烈,魔界内部更是不择手段,谁得到异朽阁的帮助,就多了一条有力的臂膀。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试图离间我和绿鞘之间的关系,但全部已失败告终。而在仅有的少数了解那段往事的人心中,明白我们两人几乎牢不可破的关系,却有着淡淡的伤感。宽大的黑斗篷连着帽,遮住绿鞘半个脸庞。此时,她正默默的坐在异朽阁最重要、最隐秘的一个房间里。蜿蜒曲折的云梯徘徊而上,仿佛升入云端。推开黑色的木门。房间很大,而且很冷。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座晶莹剔透的白色冰台,丝丝寒气,从几乎透明的冰台之上,飘荡起来。男子穿着月白色的长袍,双手交叉放在身前,安静的躺在上面。在丝丝飘起的白色寒气中,他的脸庞看去有些苍白。玄冥镜和回风铃交相辉映,在大殿上空发出奇异的光彩,可再无法注灵到他的体内。如今的他,只是一个墓土塑造的驱壳,一个我麻痹自己的念想。他再也无法醒过来。见我走进来,绿鞘点了下头,缓缓退了出去。整个房间,突然变得很静,如死一般的寂静。我坐在东方彧卿身边,轻轻地道:“东方,我回来了。抱歉这么久才回来,之前和杀姐姐去了西边大漠,收复了那里的风魔族。”……“你放心,接下来几天我会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替阿爹抓药,和哥哥逗趣,不会乱跑。”……“哦,对了,昨天我偷偷避过了守卫,暗中回了趟竹海峰,顺便把小白带了出来。你见过它吧,就是哼唧兽,当年我流放蛮荒,是它一直保护我帮助我。没想到我在竹海峰还能见到它。”……“我还去了后山的观竹台,就是当年你扮做慕寻时教我练剑的地方。周围已经杂草丛生了,不过那根断了一半的竹子还在那里……原来还有些东西是没有变的……”……“东方……”我轻声地说着,微微哽咽的声音在房间回荡。“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等我集齐六界法器,你和糖宝都能好起来。到时候,我们一家三人找个地方,避世隐居好不好?”生死一盾,逆天改命。既是逆天,便不可能十全十美。这一生,我是个普通的凡人,而且从小多病,气息羸弱,如果没有绿鞘的药调理和控制,我活不过十岁。我失去仙骨,也不能再修炼任何法术,全靠杀阡陌的风雪扇支撑,在七杀闯出一番天地。通过十六年的努力,我掌握了东方彧卿留下的河图洛书,终于等来了机会,一个可以集齐六界法器的机会。这是我今生的宿命。我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停下来,任何人都不可阻止我。可是,他来了。白子画终是来了。这十六年间,我不止一次想过我们再相见的场景。可他一直都没有出现。到了现在,我是越来越害怕,越来越心慌。不敢见他,不敢面对。十六年了,我早已不是过去那个小徒弟。“需不需要我去撵他走?”绿鞘冷淡的声音身后响起。“没有用的,该来的还是要来。”“你要想好了。”她带着警告的语气。我转过头看着她,脸上有缥缈的微笑,幽幽说:“从来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决定洗冤新录,如果不是我亲自动手,他是不会死心的。”我猛地深吸了口气,从怀里拿出几味草药,给了她。“你去厨房等我,我一会儿就来。”**********绿鞘不再阻拦,白子画也没有硬闯。他负手站在八角亭下,听到身后的响动,也没有回头。静静的,两个人站得很近,又好像隔得很远。我震惊的看着他的背影。面前的人真的是他?一抹单薄萧瑟的背影,寒风吹过他苍白如雪的银发,整个人好像一张被风吹落的白纸,再也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心里狠狠一疼。如果,只是如果,他不是出现在这里,而换在别的地方,我会不会心软?可他怎么会来这里?为什么偏偏是这里?沉默着不知过了多久,白子画转过身来,眼神已不是当年为了留下月灵犀时的紧张无措,仍然是那样飘忽不定,那样的清冷遥远。今生的容貌和从前的花千骨相差无几。只是一袭黑衣,墨发低垂的样子,像极了异朽阁主。白子画看着我并没有惊,也没有喜,只是默默的,带着些许怜悯的看着我。之前所有的心痛一扫而空。我心里冷笑。是我想的太多了,他到底还是白子画。他还是这样,为何总要用这样悲悯的眼神看着我?我现在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常熟虞城热线。“真是稀客,是什么风把你吹到异朽阁来了?”我淡淡一笑,那样子根本不像见一个十几年没谋面的人。白子画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我早就习惯了,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我还是笑着说:“天色不早,我可是要吃饭了。既然来了,不如坐下来一起吃?”白子画的眼睛忽然一亮,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作者 | 遗君明珠
来源 |明珠絮语(ID:tsliuchanghai)
老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与您的孩子没有血缘关系。却愿意因您的孩子进步而高兴,退步而着急,满怀期待,助其成才,舍小家顾大家并且无怨无悔的人。所以请善待您孩子的老师披甲树螽,善待老师就是善待您孩子的成长。尊重您孩子的老师,就是尊重您孩子的未来!
01
先讲笑话:
一日正在讲课,一名学生要求上厕所,老师觉得影响课堂秩序,不准。结果孩子尿于裤中摩登龙争虎斗。
家长状告教育局:该老师违反人权,剥夺学生上厕所的权利,应严惩。
又一日上课,又一学生要求上厕所,老师批准。谁知该生在厕所滑倒受伤。家长状告教育局:课堂期间该老师擅自让学生离开课室,导致学生受到伤害,教师未尽到监护义务,应严惩。
又一日上课,又一学生要求上厕所,老师害怕他在厕所滑倒,前往陪护,谁知老师离开课堂期间,大量学生在教室打闹,多人受伤。家长联名状告教育局:该教师上课期间擅离工作岗位,致使多名学生打闹受伤水浒少年2,应严惩。
又一日上课,又一学生要求上厕所,于是该老师带领全班学生一起去厕所。家长状告教育部门:该教师上课期间不传授学业,工作态度有严重问题,玩忽职守,不务正业,应严惩。
02
笑话当然是笑话,但当老师的都知道,笑话中说的就是真事。
老师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对学生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比如媒体曾经报道,某地学生上课玩手机被老师没收,结果学生一气之下跳楼身亡。
当事老师挨了处分。
就在前几天,一位初中老师因未当面制止学生在课堂上嗑瓜子,被部分家长投诉,有家长直言,这样的老师真没用。
而家长也许不知道,这位刚工作不久的年轻老师,接手的是怎样的一个班级。
这个班级在学校里“声名远扬”,班上几个捣蛋的学生不仅爱惹同学,还曾与授课老师发生过冲突,他们的家长又不怎么配合学校工作,所以很难摆平。
于是,班主任以“身体不适”为由要求换岗特索洛,其他各科老师也基本上换了个遍。
校领导“连哄带骗”说服当事老师接下这个班级。
结果,胆战心惊的老师怕自己受到伤害没敢管学生,却迎来家长的投诉。
03
更荒唐的是央视《经济与法》栏目曾做过的一期“都是蚊子惹的祸”的节目。
节目中说,一位学生可能是因为蚊子叮咬而得了乙脑,最终治疗无效而死亡。
家长把孩子就读的学校告上了法庭,要求学校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各项费用208843.70元。
法院也很为难,因为无法确定蚊子的来历,也无法认定学校的监管责任。
这事儿,家长当然也无法举证孩子的病是因为学校的蚊子叮咬而造成。
同样,学校也不能证实学校的蚊子没咬过孩子。
于是,只好从学校的管理方面找漏洞。
当然,漏洞只要找,一定是有的。
调查发现,孩子的蚊帐没挂,学校也没有给他挂上,而且,学校的纱窗还有点破旧。
于是,法院判决学校赔偿家长各种损失50000元!
因为一只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蚊子,学校居然赔了5万块钱。
如果这不是央视的节目,是不是我们也会当成笑话来看?
反正,只要学生出事,不管什么原因,不管在哪里出事,都能找出学校“教育不当,管理不善”的地方,学校都得承担责任。
04
据说,在日本,学校组织学生去游泳,结果有个学生溺水身亡。
丧事结束后,家长到学校给校长深深鞠了一躬,说:“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中国人很是惊讶,问日本人:“你们为什么不状告学校呢?”
日本人也很惊讶地问:“为什么要告学校呢?孩子也不是学校谋杀的,他们也很难过。”
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我们这儿会是什么样子?
别说是学校组织的游泳,就算是孩子放学期间在外面野游出事,家长十有八九也会到学校又哭又闹要求赔偿,不同意就会摆花圈,拉横幅,不让学校上课。
然后,有关部门会找出“学生在校安全教育不到位”的问题,赔钱了事。
而如果是学校组织的活动出了事,校长头上的乌纱帽基本上也就保不住了。
05
对此,有人总结了三点原因:
一是家长越来越“强势”;二是媒体越来越“厉害”;三是上级部门越来越“坚决”。
而学校和老师,就成了那只最容易捏的软柿子。
反正,饭碗所系,他们有委屈也得忍着不浪漫的罪名。
我们总是说,要教育学生们自由发展,但现实却是,先给老师们套上了层层紧箍布克兄弟。
于是,左右为难的学校和老师,只能不求有功大和拜金女,但求无过,小心翼翼过日子。
于是,我们看到,学校组织的大型户外活动没了,运动会上可能有危险的项目不见了,敢于严厉批评学生的老师越来越少了,那些没人敢管的“熊孩子”越来越多了。
家长越牛,老师越怂,学校越怕,孩子越教不好,这是规律。
“困在厕所里”的老师,教不出有出息的学生。
当我们给学校和老师套上太多的枷锁,让他们带着镣铐舞蹈,我们教育的舞姿,只会越来越丑,我们的孩子,只会越来越差。
*作者:遗君明珠,教师,时评人,自媒体平台作者。侧重于教育、美文、人生感悟。多篇文章创造千万级阅读。微信公众号:明珠絮语(ID:tsliuchanghai)。

5.1学习节 限时8天,你的51元优惠券可以用了,点击回复“51”,立即使用 !
温馨提示:领券后请尽快使用,8天后过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