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因病返贫”:倘若得病,几乎每个人都可能沦为赤贫-散淡心情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9-18 79 次浏览
“因病返贫”:倘若得病,几乎每个人都可能沦为赤贫-散淡心情

“因病返贫”:倘若得病,几乎每个人都可能沦为赤贫
李规轩是我的小学同学。
我来自乡村。林艾为这个李规轩,当然是与我同村的农民。
他读书时成绩挺不错的。直到高中,他依然还是班上的中上成绩。只不过,当年的高考录取率奇低,以他的学习排名,还没法应届考上大学。而且家里并不富裕,复读了一年之后,他的父亲便掐断了他考大学的梦想,让他回家当了农民。
他当农民当得挺好的。开始是地种得好,后来打工,打得非常出色。他在村里最先将土坯房改成了四大扇红砖房,后来又最先建了四层的大楼房。妻子漂亮,一双儿女也次第长大成人。在我们那个并不富裕的乡村,他算是日子过得比较舒坦的家庭了。
变故是从他建楼房时开始的。
建房的时候,一次跟着车去装建筑材料。卸车时一不小心,被一块模板砸了髋关节。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异样,过了半年,髋关节开始刺痛无比。到医院一检查,才发现髋关节变形,有坏死的迹象。开始治,不停地服药,
他开始不能下地劳动了,后来,不仅不能下地,连下床都不行了。必须两手撑着拐棍,才能慢慢行走。
他当然没办法出去打工了,他的妻子也只能在家服侍他。除了他妻子做点菜蔬,养点鸡鸭,家里的经济来源,一下子就断了。只好花积蓄。这样过了两三年,他的积蓄慢慢花光了。而他的病红红的雨花石,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髋关节两边的股骨,全部坏死。
医生告诉他,必须换股骨。两边都必须换。他小心地问了下价格,不语。
那价格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去年冬天我回老家时,我见了他好几回。双手拄着拐棍,艰难地从我老家的门口经过。老态龙钟,神色颓然。与我交谈时,一是感叹自己已是废人一个,二呢,就是感谢村里还算好,将他评为贫困户。
他说,他确实是贫困户了。家里除了那栋楼房还没变卖,几乎已是家徒四壁。他梦想能够换股骨,让自己重新站立起来。可是,倘若去换,在经济上不仅会给自己的余生留下一个大窟窿中脉远红,而且将给子女留下一个大窟窿。
他绝望地说,这辈子,就这样了。

我大舅的大儿子,我的大表哥,比他更惨。
这位大表哥勤快钢铁的咆哮3,却空有一身蛮力而不知变通,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养了两个儿子,老婆却嫌他赚不了大钱而丢下两个孩子跑了。
他只好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种点田,零零星星打点工,一年到头除了糊口,剩不了几个钱。好不容易建栋房子,建了个主体却没钱装修。两个孩子都三十左右了,还没说上亲。
三年前,他的脖子上长了个瘤子,铁也似的硬。到医院一检查,淋巴癌,晚期。
从人道的角度来讲,得治。不管能不能治好,都得治。可是,他没在医院呆过一天。
不是他不想治,是他没钱治。虽然农村医保能给他报销大部分,可是,自费部分对他来说,依然是天文数字。
他的手头已经没钱了。他觉得,他不能为了去治这个治不好的病,再给他的儿子留下一个大窟窿。
他一直熬着,带着他脖子上那块铁也似一般硬的瘤子,依然如常人一样去种地,去打工。前年春节正月初二,我去给小舅拜年,顺便去看望他,却没见他在家里。他的弟弟一打听,原来他去了地里,施肥去了。听说我来了,匆匆从地里回家,一块抽了支烟,说了几句家常。依然是笑语盈盈的样子。
就在当年五月,他因患淋巴癌死去爆转陀螺王,享年五十八岁。
直到他去世,他没有为自己所患的癌症花过一分钱医药费!
这两位都是农民。一个因病成了贫困户,一个因本来就是贫困户而看不起病,只能等死。
对农民来说,病,尤其是大病,患上了,就是贫困户的标配。

城市呢?
我服务过的一位领导,也是因患癌症去世的。
他患的是直肠癌。很不幸,确诊的时候,已经是晚期。
这位领导官拜副厅。确诊之后,到湘雅附一医院住单人病房,手术,化疗,打针服药,一切按正常程序进行。中国相应的医保制度,保证了他的正常治疗费用,大部分都能够医保报销。
但这不足以维持他的生命。
医生告诉他的家属,按这样的治疗方式,他最多还能活两年。
除非用进品特效药,可以延长他的生命。
有没有治癌的进口特效药?我没见过,不敢乱说。但是,我知道另一个领导,患了癌症之后,是用了这样的药的。只是价格贵得吓人,几万元一支,一个月要打好几支,而且没上医保目录,得自费,一般的人,不敢用。那位领导积蓄丰厚,才敢长年使用这样的药。至于效果,那位用此种药治癌的领导,在2009年左右患上癌症,至今身体健康。
但这位官拜副厅的领导不敢长年使用。他虽然是副厅,在我们这个地级市,算得上有影响的高官,但他并没有什么积蓄。他长年给本地的市委书记做幕僚写材料,谨小慎微,天上下滴雨都怕砸死人。到事业单位当书记,同样如此。
他没有什么钱。他没钱的一个事实是,他的女儿结婚需要到省城买房子,只好将自己在本地公务员小区的房子卖掉,然后拿这笔钱给女儿付首付。
他在湘雅附一医院做过几次化疗,觉得化疗后身体免疫力大不如以前,也打了几针进品特效药。但之后便不再打,也不再在湘雅住院。他如我那位农民同学李规轩一样,不希望为了自己治病,给家人子女在经济上留下一个大窟窿。回到家里后,他仅仅在一个被吹嘘成治癌圣手的老中医那里买中成药服用,做保守治疗。听说广西巴马长寿村空气好,便掂量着自己的经济实力,在当年夏天到那里租了间房子,希望那里的优质空气,能对他的病有所裨益。
但巴马的优质空气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气。眼看着他的病情一天天加重,眼看着他一天天瘦下去,到了第二年四月,他能感觉到身体的疼痛了,只好回来,家里拖延了三四个月之后,不得不再去湘雅住院,做化疗。
而那种特效药,致死也不敢再用了。
如此这般,他果然如医生判断的那样,在被确诊患上癌症一年半之后,溘然长逝。同样享年五十八岁行骗天下。
作为一个副厅级干部,他身后留下的,是一个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妻子和女儿。
要是换成一个城市平民,会怎样呢?
因病返贫,因病返贫。其实乡村是这样,城市也是这样。我们的生活当然富裕了。但是,不能得大病。病不起的。只要你不是高官,只要你不是富商,只要你靠打工为生,只要你在企业或者行政事业单位靠一份死工资为生,一旦大病缠在你的身上,你几乎就为此而倾家荡产,沦为赤贫。
除非你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等死。
可是,这病能不能缠上你,谁又能说得清呢?也许它永远不会来,也许它今天就来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每个人,都有沦落贫困的风险。我们每个人都在担忧,自己有可能会有成为赤贫的那一天。
我们只有祈求上苍保佑:让疾病远离自己阿朵拉,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