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剪刀股”不裁绮罗裁什么-王于箐

全部文章 admin 2019-08-17 92 次浏览
“剪刀股”——不裁绮罗裁什么-王于箐
“余自小少爱水陆草木之花”
“草木致知”系列一
诗里时光,且以永日

岛田充房、小野兰山《花汇》,1763年
·古诗有乐·

【尝新有得】
识草:“剪刀股”
求知:古代剪刀
读诗:古剪刀诗

引子
天晴了,淡淡的烟霭里,到处是草木之香。
春天就是这样,来了去,去了来。仿佛在哪里深藏着,只一招呼,她又像个早已经打扮好的小姑娘,挤上前:哎,我在这里。——如此氤氲多情。
坐好了吗?今天就继续说说野菜。
一 剪刀股,坏又坏,剪光地皮你当菜
翻开《野菜谱》的第二张图,是“剪刀股”。

王磬《野菜谱》,明万历十四年(1586)
剪刀股,剪何益?
剪得今年地皮赤。
东家罗绮西家绫,
今年不闻剪刀声。
如上一文所说,这些歌谣是作者王磬根据植物的名字而作的。“剪刀股”,肯定和剪刀有关。
可是,左看右看,怎么也不像剪刀啊?
可能因为它的叶子很像剪刀的“股”,所以得名吧?“股”是大腿,引申作事物的一部分。剪刀的“大腿”,就是剪刀后面握着的部分。(我想,剪刀前面的刀片部分,是不是也可以称之为“剪刀的小腿”——“剪刀胫”了?)
即使这样,也不像啊?
原来古代的剪刀与今有所不同,所以现在觉得不像。找来唐代的剪刀,看看对比就知道了:

唐代剪刀 网图
是不是非常像的?有人说把两片叶子放在一起交叉,就是一把剪刀,似乎也对。
关于古代的剪刀,容后再禀。
《野菜谱》中的这首歌谣,起句就以饥民的口吻反问“剪刀股”:喂,你作为一把草剪刀,剪来剪去又有什么用处呢?你把地皮都剪得光溜溜的了!——今年简直寸草不生昆明典雅阁,什么都吃不上了!
作者怪剪刀股的剪刀太厉害了,倒是无理得很,其实是对饥荒的愤怒、无奈与哀嚎!在文学艺术上看,这种有情的“喻”是很巧妙很感人的。
你看,有钱的人依然在那里“东家罗绮”“西家绫”的选着裁着,可穷苦的人家呢?都听不见有人在用剪刀的声音了!没有人作女工,意味着穿不起衣服了,因为肚子里空空荡荡的,哪里还敢嫉妒那些华丽丽的奢侈品!
《茹草编》也有一首写“剪刀股”的诗歌,也说到做衣服事:
剪刀股八一射击场,
剪却薜荔成野服少校吉格斯。
不向豪家剪绮罗,
自甘澹泊栖茅屋。
绮罗不耐秋风吹,
云度长空灭何速。
并州之刀不尔如,
爱尔常傍群芳绿。
直接以“剪刀股”草起兴,说自己用“薜荔”(屈原《九歌·山鬼》:“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山鬼的衣服就是薜荔藤做的)裁了粗糙的衣服,自愿淡泊,住在茅屋。我不学那些豪奢的人家剪裁什么绮罗之类,因为绮罗经受不了凛冽的秋风,因为那些富贵就像长空里的烟云,急急地消散了。即使是并州出产的上好的剪刀又能如何呢?不过如此而已!我只是爱你——剪刀股——愿像你这样,依傍着花花草草,长长久久地翠绿着。
作者赞美剪刀股的常绿,表达自己的心,淡泊,质朴,致远。同样是穷富讽刺对比,但文人眼中的野菜,具有崇高的品德与审美价值,和接地气的王磬在《野菜谱》中为饥民叫苦喊冤是不同的。
古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都不能活着,其他都是妄想吧。就像漫画家几米说,我饿的时候,请别让我靠近猪圈。

《野菜谱》中的这首歌谣,根据“剪刀股”所像之物来发挥明末资本家 ,并非直接写它的用处。其实用处也不言而喻,既然是你“剪刀股”干的“坏事”,把地皮都剪光了,那么就由你来解决天下第一大事——“食”了吧。正可谓:剪刀股,坏又坏,剪光地皮你当菜。
《野菜谱》下注“春采,生食,兼可作虀”,看来是生吃与腌酱菜都可以。采摘时间则《茹草编》说得更详细:“二三月采取。”《救荒本草》说它:“叶味苦。救饥:采苗叶煠(炸)熟,水浸淘,去苦味,油盐调食。”要想好吃,先要去苦味才行。
(我没有吃过,没法描述,大概和蒲公英、苦荬菜差不多吧)

剪刀股,古籍上更多的是作为一种中药。
现代医学认为它清热解毒、利尿消肿。网上说剪刀股致癌,但并未有证据。查阅诸书,也没有见称有毒。有人说在明代,太医们将各类药方分列为六大类:急毒药材、慢毒药材、不入药材、乏力药材、如同药材、可用药材。剪刀股在“乏力药材”一门,并未直言有毒。
倒是说它有用的不少。
《本草纲目》说它主要治疗小孩子惊风。还有专门的“剪刀股圆(丸)”。
这味药方至今仍旧保存:



《圣济总录》卷一六九也有制作“剪刀股丸”用来治疗小儿惊风的详细处方,与上面略有不同。
《幼幼新书》说要是被猫抓咬,用剪刀草捣汁涂抹。
林林总总……
二 黄花黄,剪刀尖,识我真身并不难
说了这么多,这么好,“剪刀股”究竟长什么样子?好找不好找?

剪刀股Ixeris debilis A.Gray:菊科,苦荬菜属,多年生草本,又名假蒲公英、蒲公英、鸭舌草(另有雨久花科同名植物)、鹅公英
荒野山地上到处都有剪刀股的身影。《救荒本草》说它:“生田野中,处处有之。就地作小科苗,叶似嫩苦苣叶而细小,色颇似蓝,亦有白汁,茎叉梢间开淡黄花。”
《(淳熙)三山志》:“叶如剪刀,苗甚软嫩,色深青绿。每丛十余茎,内一茎之分枝, 开小白花未来的笔。”这里说“小白花”有误,仔细看,它应该是中间淡黄色,边缘微白。
由于它和许多野菜长得极为相似,同样是开小黄菊花,又爱混在蒲公英、苦荬菜、苦苣菜中,所以实际上现在没有几个人能认得了。
我用了好几天才搞明白,于是整理了一下百科,发现按照现代植物学分类就能清楚地发现不同:

蒲公英Taraxacum mongolicum Hand.-Mazz:菊科,蒲公英属,多年生草本化为千风,又名华花郎、蒲公草、食用蒲公英、尿床草、西洋蒲公英、婆婆丁

苦苣菜Sonchus oleraceus L:菊科,苦苣菜属,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又名苦菜、苦荬菜、小鹅菜

苦荬菜Ixeris denticulata:菊科,苦荬菜属,一年生草本,又名多头莴苣 ,多头苦荬菜、黄花山鸭舌草、剪刀草(《广东朝阳草药》)、剪子股、还魂草(江苏宝应)
需要注意的是,苦荬菜大约有五十种之多,分为:深裂苦荬菜 Ixeris dissecta (Makino) Shih;剪刀股 Ixeris japonica (Burm. f.) Nakai;苦荬菜 Ixeris polycephala Cass;圆叶苦荬菜 Ixeris stolonifera A. Gray 。剪刀股属于其中之一。

中华小苦荬Ixeridium chinense (Thunb.) Tzvel:菊科,小苦荬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又名小苦苣,黄鼠草,山苦荬
这几种草都是开黄色花,我们可以辨认叶子的形状来加以区分。其中最难分清的是开黄花的小苦荬和剪刀股。
小苦荬除了黄色,还有白色的花。
(我从前拍过,见下图。只是当时并不认得,统称为“小野菊花”)


还有一些花形极为相似,但和剪刀股没有关联的,比如乳苣,开蓝紫色花朵,很好辨别。

乳苣Mulgedium tataricum (Linn.) DC:菊科,乳苣属,多年生草本,又名蒙山莴苣,紫花山莴苣
认好了现实中的它,还有书上的。
古籍中还有一些像剪刀的植物,也容易傻傻分不清,不可不辨:
《图经》曰:剪刀草,生江湖及京东近水河沟沙碛中。味甘,微苦,寒无毒。叶如剪刀形,茎似嫩蒲,又似三稜。苗甚软,其色深青緑。每丛十余茎,内抽出一两茎,上分枝,开小白花,四瓣蘂,深黄色。根大者如杏,小者如杏核,色白而莹滑。五月、六月、七月采叶,正月、二月采根。一名慈菰,一名白地栗,一名河鳬茨。(《证类本草》)
剪刀草,现代植物学将“剪刀草(变型)”列于泽泻科慈姑属。它也属于救饥植物,《农政全书》曰:“水慈菰,俗名为剪刀草,又名剪搭草。……救饥:采近根,嫩笋茎煠熟,油盐调食。”读书的时候,切不可与剪刀股搞混。
其药用价值也很大,《传信适用方》记载一种“万灵膏”就用“剪刀草贴之”,并注“乃田中野茨菰也”。

木村雅经、山下守胤、山下弌胤、松浦守美《本草通串证图》,1853年
《清容居士集》有《剪刀草》诗:
手截溪流护翠苗,层阴淡荡碧云娇。
秋风玉殿钗留股,晴日朱筵舞折腰。
眉缺可能分燕尾,顶荒犹解插鸡翘。
翻思往岁南方厄,群釆空陂恨未销。
下注“鳬茈,一名剪刀,一名燕尾。《尓雅》:‘芍,是也。’南方饥岁采食”。
董嗣杲有诗《茨菰花》:“剪刀叶上两枝芳,柔弱难胜带露妆。”
《苕溪集》:“浮花荡漾青薲小,绿柄欹垂剪刀草。”
《掣鲸堂诗集》:“波上慈菇叶,分明是剪刀。”

《本草通串证图》
这样看,其实也好辨认,水上能救命的类剪刀植物,是茨菰。《淳熙三山志》:“茨菰:叶如剪刀,草根,实大如钱而差长,方言谓之‘苏’”。

《本草通串证图》
还有一种山慈菇,因为根和茨菰相类而得名,当然和剪刀股是远之又远了。


《花汇》
另外还有“铜匙草”:生水中,叶如剪刀。还有一种“剪金红”:圆无香,叶分数岐广末奈绪,如剪刀之状。都有与剪刀相似的地方,就不一一细说了。
三金剪刀,剪万物,谁剪离人心上苦
据《释名疏证补》,剪刀,最初是作“翦”字,表示边剪边前进的意思。又曾经作“铰刀”,两刀相交,所以叫“交(铰)刀”。南人呼“剪刀”为“剂刀”,“剂”的本来意思就是“剪齐”。

宋代剪刀
《屏山集》中咏《剪刀》诗最妙:“错落双刀合,晶荧百錬光。剪裁皆在手,终不露锋芒。”不露锋芒又运筹帷幄,是为真正的高人孟凡鹏,是为剪刀之德。

古代国外剪刀 网图
剪刀是个吉祥物,《太清神鉴》卷六《论足》:“足下有纹如剪刀者,藏镪(成串的钱)巨万。”

网图
有一种神奇的养护剪刀的方法:
姑园铁作剪刀,以苜蓿根粉养之,裁衣则尽成。墨界不用人手而自行。叶云凤(《搔首集》)
用好铁打造,并以“苜蓿根粉”保养,剪刀自己都能裁得整整齐齐!我看,古代没有高科技,只能全靠“想得美”吧。
剪刀是古代女子裁缝必不可少的。
古代有以剪刀为聘礼的习俗,晋代张敞《东宫旧事》说太子纳妃有“龙头金镂交刀四”,结婚时候,有四把漂亮的龙形金剪刀为礼,据说古代还有什么“双龙夺珠”形状的。
《南史?范云传》说“江祐求云女婚姻,酒酣,巾箱中取剪刀与云曰:‘且以为娉’。”
李白《捣衣篇》 :“有便凭将金剪刀,为君留下相思枕。”也是以“金剪刀”为两心凭证。

金剪刀 网图
古诗中很多写女子用剪刀裁衣的。
崔国辅 《子夜冬歌》:“寂寥抱冬心,裁罗又褧褧。夜久频挑灯,霜寒剪刀冷。”《雪夜诗谈》称其为绝唱。细细品味,静谧的场景,幽长的思念,全在剪刀的冷暖里。
唐诗还有无名氏作“两心不语暗知情,灯下裁缝月下行。行到阶前知未睡,夜深闻放剪刀声。”他知道她没有睡,听她夜深才放下剪刀,他也是没有睡呢!不然怎么叫“不语”,却“暗知情”呢?
女子之外,还有谁会用到剪刀呢?自然是造物主。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贺知章)
溪上寻春春已来,小桃初似剪刀裁。(宋祁)
这是春风在作持剪刀人。

剪刀还可以剪天、剪水、剪雨,给人神奇的想象,叫人遐想万千:
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松半江水。(杜甫)
欲剪湘中一尺天,吴娥莫道吴刀涩。(李贺)
玉手亲将金剪刀,剪碎锦江三月雨。(李昱)
如《诗经》中说的那样“我心匪席,不可卷也”,用有形卷无形,剪刀还可以剪心泪、剪别恨、剪各种想剪的:
似把剪刀裁别恨,两人分得一般愁。(姚合)
新人千里去,故人千里来。剪刀横眼底,方觉泪难裁。(张祜)
这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就剪到这里吧。
末了,回头再来看《野菜谱》里气呼呼地说“剪地皮”,这在古代诗歌里也是独一份儿了哈!

·上文完,下有诗·
- 于箐小传 -
箐者,山间之竹林也;于,处乎其间。盖余生于百年之老屋,深山之竹院,飘摇之雪夜,故名。 其色鲜翠;其声萧瑟;其姿绰约。浸雪愈见其节,欣然而待凤食,乃竹之所寓也。

你来当来,去便去。风有信,花有期
·于箐旧诗精选·
《你是,去春天里住吗》
你是从昏乱的梦里走出去的吗晨霜中 板桥上寻已无痕去得那样急像赴一场盛大的朝会扑进我旧日的风里湖光冰清你会去路过云林吗从古典的诗行里走过从凄冷的霰走入温暖的雨去和植物为友去和山水结邻去照一照颀长的影 在船上濯一濯洁白的手 在溪边还要和早醒的芽温存一小会儿夜晚就月坐一坐晾一晾芳香的心你是去春天里住吗那追飞而去的黄鹂已告知了每一朵花

周仁作 局部
【仙书拾翠】
节选《云仙杂记》
二花
阮文姬插鬓用杏花,陶溥公呼曰“二花”。(《河东备录》)
坐间牡丹花
宋旻语常带华藻,李孺安曰:“时方三月,坐间生无数牡丹花矣。”(《邺郡名录》)
采星盆
嵇昌蓄采星盆,夏月渍果,则倍冷。(《叙闻录》)
清纸
以竹梢甘露和天南星渍纸,一宿裁之,刀去如飞。(《文房宝饰》)
桑木根可作沉香想
裴休得桑木根曰:“若作沉香想之,更无异相。虽对沉水香,反作桑根想,终不闻香气。诸相从心起也。”(《常新录》)
菖蒲成狮子鸾凤状
僧普寂大好菖蒲,房中以菖蒲种成狮子、鸾凤、仙人之状。(《海墨微言》)
吞花卧酒
虞松方春,以谓握月担风,且留后曰吞花卧酒,不可过时。(《曲江春宴录》)
庭椿不染风
卢携梦人赠句曰:“若问登庸曰,庭椿不染风。”初,不解其言。后数年,携拜相,庭下古椿一株,虽狂风骤雨,不湿不摇。(《凤池编》)
屋窍如七星
郑广文屋室破漏,自下望之,窍如七星。(《逢原记》)